3月又到電價審議委員會召開的時間,電價該凍漲或適度合理反映成本?引發社會關注。從台電連兩年累計虧損將超過5,400億元來看,毫無懸念該適度反映成本,4月起的電價如何調漲,應只是調漲方案的搭配選擇題而已,不該過度政治考量。

立法院21日表決通過疫後特別條例,行政院很快要提出特別預算案,其中彌補台電虧損撥補就高達500億,不難看出行政團隊知道台電財務黑洞的急迫性,但台電去年累虧達2,675億元,今年預算編列虧損為2,785億元,合計為5,400多億元,撥補500億,連填虧損的1/10都不到,實是杯水車薪。

台電代理事長曾文生年初表示,依照國際做法,減緩債務都是採取混合式多元解法,由政府補貼電費、增資、或持有更多電力公司股票,最重要還有調整合理電價。

正如曾文生形容的:「台電、中油兩家國營事業就像消波塊,替台灣抵擋物價通膨,為經濟穩定做出一定程度貢獻。」去年在國際通膨壓力如巨浪吞噬全球之下,倘若沒有油電兩家公司的犧牲,央行四度升息豈只2.5碼?今天坐立難安的恐怕就是央行總裁楊金龍,還有行政團隊,要花更大力氣、更多政策工具去抑制物價通膨及經濟衝擊,因此楊總裁公開肯定油電二家公司對去年通膨發揮很大穩定力量。

面對國際燃料價格飆漲,去(2022)年各國電力公司都面臨財務壓力,依據台電收集國際電業資訊顯示,包括法國、日本及南韓等使用核電較多國家紛調漲電價,英國調幅73%,美國住宅、工業電價分別調漲19%、34%,日本住宅和工業也各調漲3成、5成。

觀察我競爭對手的韓國,韓電去年虧損逾7,000億元,遠大於台電,2020~2022年住宅和工業都各漲逾2成,因為撐不住,南韓產業通商資源部去年底宣布,消費者和工業電費在今年第一季每度調漲13.1韓元(0.01美元),韓電也據此宣布相同漲幅,愈調愈多。韓電今年第一季再調漲後,韓電住宅和工業電價都比台灣現行電價民生每度2.69元,工業每度2.76元,高出35%以上,台灣的電價相較亞鄰國家算相對低。

全球各國都挺不住國際能源高漲壓力,儘管去年底以來,國際能源價價包括油價、天然氣及煤價均有下跌,但仍處在相對高檔,台電今年依然擋不住巨大虧損壓力,執政者不能視若無睹。

以台電目前巨額虧損狀況,虧掉未增資前一個資本額(3,300億元),要是民間公司早就宣布破產清算了,在國際上恐怕也沒啥債信評等可言。台灣是9成倚賴進口能源的國家,有什麼本錢一直凍漲,坐享低廉電價?光台積電一年用電約占台電發電量6~7%,倘若持續凍漲,豈不是拿全民納稅錢補貼台積電等特定工業大戶?

又大S與前夫離婚糾紛爆出其豪宅平均一個月用電逾6,000度,二個月電價繳費9.4萬元,令所有人瞠目結舌,豪宅大戶用電竟如此不眨眼。台電日前甫公布,去年7月豪宅電價調漲9%,8~12月反而抑低用電1.6億度,占同期整體減少用電6.3億度的25%,顯見以價制量產生明顯效果。因此,若政府持續凍漲,就是拿節電戶變相補貼豪宅戶,有違社會公平,更是扭曲能源價格機制。

受矚的是,商總理事長許舒博日昨主張電價若調漲,幅度不宜過大,建議可將高收入族群納入調漲對象,但避免衝擊底層民生經濟;工商協進會理事長吳東亮也說,若核電廠延役電價漲幅可能會小一點;有的企業大老則表達不希望政府只挑工業界大戶,民生或商業用電也應合理反映。顯見,工商團體已體認電價不得不調漲的事實。

馬英九政府在2008年為健全油電二家公司財務,分別於2008、2010年底兩次執行「油電雙漲」,造成民怨沸騰,民調驟降。雖然電價與執政黨支持度密切關聯,只要電價一漲,民調就滑落,但各執政黨「電價魔咒」的政治學難題無可逃避,執政者必須負責任扛起壓力,才能建立「使用者付費」的公平正義原則,進而達成減碳淨零的目標。

#調漲 #通膨 #壓力 #執政 #台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