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Charles Sambor指出,JPM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2月底殖利率接近8%,仍具投資價值,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相較於美國信用債仍非常誘人。

目前新興市場投資級債利差只有70個基本點至100基本點,非投資級有400個基本點的利差較有吸引力,只要利差大就有投資機會,過去2020年上半年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都曾出現類似機會。

去年新興市場通膨似乎已觸頂,大陸經濟重啟將有利全球成長動能,對新興經濟體的影響較為顯著。新興市場債券投資展望可望走出低谷,重啟新一階段的正向表現。

新興市場吸引的資金多以債券為主,尤其近年的大陸債券,但相較近年資金流入大陸債券的幅度,去年資金流出規模並不顯著。俄羅斯、烏克蘭和大陸不動產是去年違約率偏高的原因,新興市場公司違約率預期與已開發市場同業相當。

PIMCO也認為,新興市場的評價已來到史上最低的水準,並看好整體新興市場。主要是大多數新興國家的GDP已回到疫情前的水準。新興市場的槓桿比例獲得妥善控制,負債相對於GDP的比例維持穩定。

且今年大陸經濟若可成功重啟,新興市場將受惠其中。PIMCO青睞巴西等具備高實質利率的新興市場當地債、大宗商品出口國之公司債、特定新興市場金融債,及看好受惠於大陸經濟復甦的貨幣如泰銖。

#仍非 #顯著 #PIMCO #大陸經濟 #G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