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被譽為「護國神山」的台積電,去年員工業績獎金與分紅酬勞較前年大增7成,平均每位員工概估可以分配187萬元,較前年增加5成左右。面對全球環境劇變重創各國經濟之下,雖讓人肯定台積電經營團隊及員工所投入的努力理應分享之成果,但對照之下,讓我們更加擔憂的是,台灣社會所呈現的貧窮現象,未來恐將威脅經濟發展。

亦即過去三年歷經新冠疫情干擾,加上俄烏兩國爆發戰爭,除了波及全球生產及商業活動,其所延伸的供應斷鏈在造成各國經濟成長停滯的同時,更進一步衍生通膨迄今並未完全緩和,在無形中讓許多家庭陷入前所未有的生活困境。台灣社會亦不例外,尤其中產階級正在不斷沉淪。這些從主計總處公布的部分指標變化,或許可以發現其端倪。

其一,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依據去年10月3日主計總處「2021年家庭收支調查統計」顯示,雖每人年所得(包括薪資、利息及租金收入)平均達到68.1萬元(月所得平均5.7萬元)創下歷年新高,但其數據以「平均數」為統計基礎,極易因「極端值」的扭曲而產生明顯之差異。其實,從去年12月21日主計總處公布的受僱員工「全年薪資中位數」資料來看,中位數低於平均數占比從2012年的64.98%持續上升至2021年的68.31%。此意味著,近年以來國內受僱員工低薪現象持續惡化。

再者,如果採取受僱員工薪資「中位數」占「平均數」之比率衡量,則是更能反映中產階級薪資真相。依據主計總處資料統計顯示,從2012年薪資中位數44.2萬元、平均數55.3萬元,其比率79.93%,一路下滑至2021年的75.52%(薪資中位數50.6萬元、平均數67萬元);若以2021年受僱員工813.0萬人、薪資中位數50.6萬元加以估算,亦即406.5萬人每月薪資平均數僅有4.2萬元,明顯低於平均數5.7萬元,說明國內中產階級薪資增幅呈現逐年漸緩現象。

其二,所得分配正在惡化。依據去年8月12日主計總處國民所得資料統計顯示,若併入政府社福補助及賦稅措施進行調整,則2021年「每戶家庭可支配所得」平均數109.1萬元、年增1.0%,中位數92.9萬元,年增0.1%;不過,若按其高低分為五組,2021年最高的20%家戶220.6萬元、年增1.3%,最低的20%家戶35.9萬元、年增1.1%,其差距倍數已擴大至6.15倍、年增0.03倍,不但持續三年上揚,創下近九年來最大,而且吉尼係數達到0.341、年增0.003,更是創下近十年來最高。

此一現象,或許以去年5月15日主計總處公布的「國富統計」加以觀察,其中家庭部門負債從2003年6.3兆元上升至2020年18.2兆元,激增1.89倍,平均每戶家庭負債從90萬元倍增至204萬元,這些負債絕大多數來自房貸,而且隨著房價升高,家庭負債劇增。亦即十多年來,家庭部門負債增加幅度對背負房貸的中產家庭或望屋興嘆的青年族群而言,其沉重與失落,不容小覷。

儘管在此之前,主計總處推估去年人均GDP可達3.3萬美元,已經跨越先進國家所得之列,但是絕大多數民眾望之興嘆。再者,受僱人員報酬占GDP之比率,創下歷史新低,顯示所得分配不均擴大所延伸的社會貧窮現象日益嚴重;此外,加上面對薪資成長有限,通膨陰霾卻又揮之不去,更讓不少民眾覺得生活水準不斷倒退。

然而更加無法忽略的是,面對近年以來全球經濟激烈競爭,加速調整產業結構,迫使廠商不斷創新經營模式,卻又同時衝擊就業型態;尤其是在轉型過程之中,隨著產業技術持續升級,許多勞工受到就業能耐不足限制,導致所得收入呈現停滯淪為弱勢族群,最後陷入貧窮困境。亦即我們追求經濟亮麗數據之外,如果再三忽略社會貧窮問題,不但將會重創台灣社會凝聚的力量,甚至可能波及經濟發展之動能。

在此同時,我們不厭其煩陳述解讀台灣社會貧窮事實,乃是希望提醒政府強調「溫暖」執政之下,必須重視社會貧窮所衍生的問題。亦即「溫暖」並非僅有對民眾的關心,而是以新智慧來解決舊沉痾。這些除了改革租稅制度,減少貧富差距及合理所得分配之外,如何透過政策工具提出標本兼治措施,尤其需要加強促進民間投資,進而創造較多高薪就業,防止社會貧窮暈染。畢竟,經濟成長是硬實力、民眾幸福是軟實力,此乃是政府展現治理社會貧窮的關鍵時刻,不容錯失機會。

#薪資 #台灣社會 #經濟 #貧窮 #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