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事件連環爆,並從政界延燒至教育界及文壇,包括知名作家陳芳明、鄭愁予都被指出恐涉性騷疑雲。而日前被編劇簡莉穎等人爆出性騷的作家貝嶺,7日則回應表示:「在性平時代,也許我們要努力的是去做一個聖徒」。

貝嶺表示,自己這幾日「在哀悼」,他找出15年前與簡莉穎往來的電子書信,強調「我們的關係裡面就是感情」,但他仍未打算公開彼此的書信內容,僅以口述方式念了部分郵件內容,指2008年簡莉穎的信中稱自己生病發燒了,貝嶺回信表示:「你得病了嗎?我今天可以去看你,立刻去,告訴我你的地址。親愛的,我學過按摩,可以幫你袪寒」。

另一封2007年12月5日簡莉穎的信中則稱「親愛的貝嶺……祝好,擁抱你。」貝嶺仍表示,過去與這些女性的交流是美好的感情,「不能褻瀆!」但也意識到「以嚴格的標準來檢視自己以往在與女性相處時一切,我現在必須要求自己,不是以我以為的標準,而是以女性的感受為準」,女性有任何不適、不快的感受,「我就得致歉,道歉,並且要引以為戒」。

陳芳明曾任教於多所大學中文系,並創立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長期研究台灣文學並著有《台灣新文學史》等專書,政大台文所為推廣台灣文學,還設立了「陳芳明人文講座」。

然而台文所校友、社運人士江昺崙指控陳芳明是性騷慣犯,台文所學生都曾耳聞,老師也提醒女學生「自己留心一點」。對此,政治大學表示,校方性平會機制完備,一切個案將依照法規秉公處理。陳芳明則表示,昨日午後因安排了會議,暫不回應。

詩人鄭愁予也爆出曾於東華大學任教期間有類似性騷行為,據其詩壇友人表示,鄭愁予幾年前多在美國、加拿大、大陸遊走,近3年因疫情長期在美,也較未與台灣文友聯繫。

#女性 #性騷 #聖徒 #作家 #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