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在循環經濟方面能夠推動的如此成功,甚至有超前許多國家的政策規定,有賴於環保署在這部分做了非常多的努力。益鈞透過獨家專利技術流程,處理尿布垃圾問題,除了商業考量,也是體現回饋社會、造福環境的企業社會責任。

尿布有30%是塑膠,如果全世界的尿布都能夠透過回收而再循環利用,代表這裡面30%的塑膠可以重複使用,就可避免使用過的物料必須用燃燒作為最終解決方式,才能有效減碳。因此,家中產生的尿布,很多時候是跟著一般垃圾倒進垃圾車作為處理,如何透過回收將尿布返回至專門處理廠,還需要政府與人民攜手配合,提升回收率。

就益鈞而言,現階段還有很多細節可以來加強,像是在商業模式的部分,目前採用中心化的處理,由於尿布本身屬於蓬鬆的個體,因此在交通效率上可能造成很多碳排放產生,如果在生產端可以有所改善的話,相信在交通運輸這方面,可以減去很多的碳排放。

另外,如果能在長照單位或是醫院,設置小型前端處理設備,讓尿布裡面的糞污可以先行去除,因為糞污占尿布重量達2/3,因此當糞污去除後,可以增加交通運輸效率與量能。

個人也觀察到,大型品牌商願意花更多的成本來做ESG,但中小型企業在環保方面的付出,更著重講本求利。企業如何提升透過環保作為產生的附加價值,才是最終能夠推動循環經濟的目標。以Fairphone而言,其特色就是使用回收物料製成的零件,而在歐洲市場有不錯的銷售成績。當消費者認知到環保的重要意義,且願意用商業行為支持時,就是價值被彰顯的時刻。

#循環經濟 #處理 #交通運輸 #回收 #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