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C報導,Altrata報告指出,亞洲超高淨值人口(淨資產超過3千萬美元的人)到2022年減少10.9%至108,370人,降幅為所有地區之最。該報告將此現象歸因於中國嚴格的新冠疫情封控、俄烏戰爭以及地區供應鏈中斷。報告稱,戰爭影響全球出口和消費,讓韓國和台灣等科技密集型市場首當其衝。

去年全球十大超高淨值地區中,香港和日本的超級富豪人數降幅最大,分別為23%和21.9%。Altrata表示,資本市場的低迷、中國的經濟疲軟,都拖累香港的資產持有量。貨幣效應則在日本發揮了重要作用,日圓兌美元貶值16%。

報告稱,只有印度的超高淨值人口有所增加。印度是去年全球經濟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推動其超高淨值人口增長3%。印度經濟在今年第二季度增長7.8%,創下一年來最快增長速度。

亞洲超級富豪的總淨資產為12.13兆美元,歐洲為11.73兆美元。歐洲在地區表現為第二差,高淨值人士數量下降7.1%至100,850人。

另外,北美是全球最大的超級財富市場,總資產淨值達16.47兆美元,但超級富豪的人數下降4%,為142,990人。報告稱,這主要是由於美國聯準會激進升息。隨著通膨攀升至40年來的最高水平,聯準會在2022年3月開始激進的升息行動。

中東、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超高淨值人士數量則大幅增加,中東地區的超高淨值人口激增15.7%,主因受惠於大宗商品價格飆升。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超級富豪人數增則長17.5%。

#升息 #中國 #拉丁美洲和 #印度 #亞洲超級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