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我從小龔變成老龔,生活一直是充滿青草、花朵、陽光、徐風、白雲、星星、月亮,還有詩和遠方。天天下午向操場的跑道報到快走五千步,汗流浹背回辦公室,容顏神清氣爽,繼續上班,從不知什麼是累。

時間搭著一座彩虹,踩在上面看我璀璨的生命,我無從預知那上面有月球表面的坑窪。兩年前的四月二十六日,如同往日我右手高舉著點滴針,左手握著試管,左肩開始隱隱作痛,勉強做完二十四個樣品,左肩,痛得難受,強烈抗議,疼痛日漸加劇,我的情緒日漸下滑。

我左手前舉只能平肩,後舉只達腰下,若強舉過頭頂或後摸右肩,則痛徹心扉,眼淚撲簌簌地流滿臉頰。熱敷、按摩都無濟於事,這是怎麼了?難道我踩到地雷?

我向一位醫生女同事請教,她告知數年前她才經歷過五十肩的挑戰,看中西醫雙管齊下,西醫穿入骨頭打止痛藥,中醫在肩穴位打針灸和拔罐,只是都見好一個多月,又故態復萌,她說痛到手不能舉,穿衣洗澡梳頭都得靠先生協助,生活工作大受影響,總共痛了兩年才康復。聽她如此描述,令我心生畏懼冒冷汗。

五十肩,又叫冰凍肩或沾黏性肩關節囊炎,大多見於四十歲到五十歲的女性。正常的肩關節囊內部充滿滑液,肩膀可以自由活動,一旦關節囊發炎變厚纖維化,滑液變少,造成行動不適,進入初段疼痛期(6-9個月);因痛不敢動造成沾黏惡化及肌肉萎縮,於是進入中段僵硬期(4-12個月);此時復建運動及醫生干預治療進入後段恢復期(6-24個月)。今日西醫善用肩關節囊擴張術,給關節囊注射麻醉劑和生理食鹽水,避免繼續沾黏,可以縮短恢復期。

我一向上下班時左肩掛書包,右肩掛皮包,疫情期間,雖然居家上班,還是書包塞滿文件奔波於家和辦公室之間,瞬間領悟,也許左肩長期掛書包忍辱負重 ,導致肩關節過勞發炎,給我發出警告。

我害怕手術和打針,於是給自己擬訂一個非侵入性解除左肩負重復建計劃。首先迅速簡化書包內容,像小學生般在右肩斜掛書包,讓書包正好落在左臀上,左手提皮包,右手隨著腳步自然擺動;接著每天兩次咖啡時間,以身體緊貼牆壁「恭請」左手向上爬牆;下午操場走路時,兩手平肩上下擺動;腦裏是彩虹上的艷陽天和菜園裏的小黃蝶,口中喃喃自語「兒童急走追黃蝶,飛入菜花無處尋。」(宋楊萬里詩)

俗云:時間是最好的良藥。十八個月後的十月二十六日,一覺醒來,穿衣、舉手、梳頭靈活自如,方察左肩痊癒如昔,欣喜春風拂面,生命重現鑽石亮點,我拍左肩頭,彎下臉頰靠著,說,老朋友,謝謝你,珍惜你重回懷抱。

心頭升起弘一法師偈語「天心月圓,華滿春枝」的感恩。

#書包 #五十肩 #西醫 #左手 #沾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