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美國國會演說 稱「美國不必獨自應對全球挑戰」 參眾議員大讚|日本の岸田文雄首相の米国議会での演説は全文繁体中国語字幕付き

日本岸田首相受邀訪問美國達成70多項共識,拜登總統宣稱現在美日同盟是二戰後最大的升級,岸田也表示美日同盟將捍衛美、日、印太與全世界的未來。美日關係大升級代表什麼意義?有媒體分析美國正試圖打造亞太版「北約」以遏制中國,可能實現嗎?

美日同盟升級的具體事項是日本加入AUKUS的第二支柱,這是所謂第一支柱核潛艦之外的軍事技術合作。

AUKUS主旨是嚇阻中國大陸的安全協議,由美國、英國和澳洲三國組成。若日本加入,韓國也跟進,AUKUS的確可能成為針對中國的軍事聯盟。但參加第二支柱的技術合作與加入組織是兩回事。媒體傳出AUKUS無意擴員,到底是美、英、澳不要日、韓加入圍堵中國,還是日、韓不願加入?難說。亞太版「北約」沒有那麼簡單,必須從深層理論脈絡才能理解。

雖然媒體以「亞太版北約」形容日、韓加入AUKUS,但北約和現在美國期望組織的亞太抗中聯盟,理論與實務都不相同。

實務上,北約是美國領導盟邦對抗蘇聯,美軍準備在第一線作戰;AUKUS則是美國支持地區大國制衡中國,由日、韓、澳洲軍隊站在第一線,美、英提供軍事技術支持,有必要再出動軍隊。如此,日、韓願意嗎?

「離岸制衡」理論的前提是地區國家要感受到追逐霸權國的威脅。「威脅」很重要,是地區國家願意挺身對抗的關鍵,否則為美國利益而戰,將缺乏可操作性。但中國除了與日本有釣魚台島主權爭議,對日、韓並無領土野心,日、韓如何感受中國威脅?

韓國在野黨黨魁李在明就曾指出,中國與台灣問題跟他們有何關係?雖遭執政黨批評屈從中國,但執政黨選舉大敗,顯示一面倒親美未必是韓國主流民意。

雖然岸田表示美日同盟將捍衛美、日的未來,但如果台海發生戰役,日本是否願意動用自衛隊,在第一島鏈對戰解放軍?是個大問號。從法律觀點,日本憲法放棄交戰權,如果真要如美國期望,至少也要修改「和平憲法」,並將自衛隊升格為國防軍,但美國願意嗎?

從日本角度,現在是日本的「戰略機遇期」。美國需要日本,對日本限制大幅放鬆。日本企業回流、半導體發展鬆綁、通貨緊縮消失、股市大漲,軍事力量也開始擴張。拜登宣稱現在的美日同盟是二戰後最大升級,聽在日本菁英耳中,感觸截然不同。岸田竭力配合美國,可以理解。

但從現實利益觀點,大國競爭一向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在群雄競起的時候最好是當漁翁,避免當鷸蚌。

美國兩次世界大戰,都是在雙方陣營打了幾年後才參戰,因而能以「生力軍」姿態打贏戰爭。而戰前實力雄厚的歐洲大國則因此衰敗。日本是大國,有當漁翁的實力,最好的期望是美、中開戰,兩敗俱傷,日本趁機崛起。但對現有霸權來說,排名第二的大國是挑戰者,第三、第四的大國則是潛在挑戰者。所以美國最好的期望中、日先開打,然而再收割。

美國需要日本牽制或對抗中國,有意提升日本實力,但對日本猜忌仍在,因此日本製鐵收購美國鋼鐵案就被拜登總統否決。日本也知道美國猜忌,但要成為正常國家就要配合美國操作。然而共同發展軍事科技或聯合軍演是一回事,替美國打代理人戰爭是另外一回事。如果日本軍事力量再度強大,會願意把軍隊交給美軍指揮?或許看一下曾風靡日本的漫畫《沉默的艦隊》會有另一番體認。這部30年前漫畫的真人版電影,去年上映。(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

#升級 #岸田 #美國 #實力 #亞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