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煦與善緣:吳伯雄縣長的故事(桃園市政府文化局)
恩煦與善緣:吳伯雄縣長的故事(桃園市政府文化局)

吳鴻麒先生於二二八事件中不幸喪生,受難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一說是在參與員林事件的審理時,遭到判刑被告的報復;也有吳鴻麒先生的遺孀楊(毛灬)治女士回憶起當時曾在丈夫身上找到一張留有指甲刻出「王」字的名片,不知是否因為過於耿直的立場和發言,無意間被國民黨政府列為「不滿分子」的黑名單,因而招來殺身之禍。

但如同伯公回憶一樣,他說二伯父性格固執、嫉惡如仇,可能在司法的案件審理得罪了人卻不自知,伯公認為吳鴻麒先生在日治時代就被認為是具有高度中國意識的人,不太可能會有反政府或任何激進叛亂的行為,而吳鴻麒先生為何在臺灣光復後會願意由律師轉任高等法院推事,原因也是因為他父親吳榮棣先生是前清秀才,因此在諸多人之中,不僅懂得日語、中文也說得最好,而他也希望藉由擔任司法官的職務,希望能參與戰後日本戰犯審判的工作,這也是他在日治時代被認為是中國意識很強的人的原因。

發生這樣的事情,全家族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震驚和難過,從來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政府,未經任何公開審理的程序,就在吳鴻麒先生前往法院處理開庭案件前,突然派人將二伯父抓走,「當天來了兩個坐吉普車的人說有人要請他去開會,雖然當時的院長覺得事情可疑,希望他不要去,但他認為自己也能代表政府,也是堂堂正正的法官,有什麼不能去呢?」但是這一去竟是永別。吳鴻麒先生先是失蹤,後來被發現遭人槍斃,遺體在臺北南港橋下被發現。此事發生之後,家族中先是不能言亦不敢言,二伯父的死成為一個禁忌,也把悲傷的情緒完全壓抑在心裏。

伯公說,人的命運真的非常奇妙,他的二伯父和他的父親是孿生兄弟,吳鴻麒比吳鴻麟早十幾分鐘出生,二伯父受難時是四十九歲,但他的父親卻活到九十七歲;吳鴻麟先生日後經常想起二哥,心中難過又遺憾──他們不只是差幾分鐘出生的孿生兄弟,容貌也長得幾乎一模一樣,連聲音都很像,有時候二伯父會和姪兒輩們玩一個遊戲:他躲在一道牆的後面,說著「我是誰?是爸爸還是伯父?」在哥哥過世後,好像弟弟也把哥哥的生命延續下來,把哥哥來不及對這個世界盡的義務和責任都承擔下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努力實現哥哥的志向和夢想。

伯公後來參加二二八公園的立碑或紀念活動時,他的身份顯得非常特別,一方面他是政府或國民黨的代表,是需要代表政府向受難者道歉的角色;另一方面,他也是受難者家屬,是需要得到真相和道歉的家屬身份,而這樣的雙重身份,除了帶給伯公複雜的心情和感受之外,也讓他成為政府和受難者的橋樑,或者說,他更能體會兩者的立場和感受,讓他在這件事情上,有更複雜也更全面的觀照;但相對的,內心所承受的情感和壓力也更加沈重。

伯公說即使是後來他擔任內政部長時,希望能夠看到相關資料,但仍然無法如願,現在在二二八紀念館中,雖然有許多關於吳鴻麒先生受難的報導,但主要還是呈現他受難時的照片,而那些照片如果再看到,家屬就如同再次經歷痛苦一般,心中非常難過;因此如果相關資料或卷宗還保留下來的話,伯公非常希望有機會能徹底了解一下這件事的始末;對於這件事,他們心中並不是抱著恨意,而是認為這是一件不幸的悲劇,而他們家族幾代信佛,總是希望這樣的慘劇不要在這塊土地上再發生。(四之四)

#哥哥 #先生 #父親 #吳鴻麒 #伯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