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尼克森總統時期,臺灣曾是美國政壇的一大關注焦點,一九六○年的總統競選辯論時,這是他和約翰.甘迺迪之間的主要辯論議題。兩位候選人雄辯滔滔地就兩座臺灣島嶼——金門和馬祖的狀態相互攻防。不過我們的對臺政策在一九七二年與中國恢復建交後不久就開始偏向,當時的國務卿季辛吉做出了一項改變兩岸命運的決定,採取「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這意味著美國將尊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張,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的「中國」。這從此使臺灣陷入一種痛苦的不確定中,同時也增加了中共處處打壓臺灣人民的威脅。

川普總統與臺灣的關係,始於政權交接期間接受了來自臺灣總統蔡英文的賀電,並且在他個人的推特上發表了這通電話的相關內容。這背離了外交政策的正統觀點,不僅讓中共感到不悅,就連負責東亞事務的外交官和左翼智庫都感到很不滿。當時在外交政策領域執牛耳的意見領袖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在推特發文:「基本上,我們可以說川普想要從最糟糕的地方開始與中國展開關係。」總統本人並不在乎像布雷默這種人的想法,隨後便在推特上發文:「美國向臺灣出售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軍事裝備,但我卻不應該接受來自他們的祝賀電話,這是什麼有趣的邏輯?!」就是這份接觸為我們奠定了在面對中國時關於臺灣的外交政策基礎。

我進入國務院不久後,注意到外交機構對此事件的反應其實相當典型,這是他們對大多數對華政策的反應。過去,美國與中國的交往基本上是建立在以不激怒中共為原則的基礎上。只要稍微偏離中共的期望,即使只是無關痛癢的枝微末節,都可能讓他們情緒失控,就像一個不能午睡或是下午沒喝到果汁的幼童。特別是牽扯到臺灣的事,中共會變得非常惱火。在與中共官員的任何一次會議或電話交流中,他們一律都是以臺灣是「中國人民的內部事務」開始,展開一段近乎是在發脾氣的言談。即使只是對臺灣表現些微的支持,他們也會以威脅、咆哮等過度反應來因應,這既令人困擾,也展現出中共在對臺問題上的偏執。

我指示我的團隊重新評估我們的臺灣政策,並就現有的政策框架,提出一套如何與臺灣人民和政府互動往來的創意思考。除此之外,鑑於臺灣的半導體產業和其他科技產業的重要性,我努力發展美臺的經濟關係。二○二○年九月,我派遣基思.克拉奇訪問臺灣,參加臺灣民主之父李登輝的追悼會。基思這次的訪問也創下一個記錄,是美國國務院在職官員中訪問臺灣的最高層級。中國派了一支軍機艦隊在臺灣海峽大陣仗地迎接他。但是我們並不害怕。基斯在同年的十一月又再度訪問臺灣。

在國務院做的一些蠢事中,有一項是所謂的「臺灣接觸指南」(Taiwan Contact Guidelines),當中明文規定臺灣官員進入聯邦建築物時可以通過哪些門,以及我們在活動中應該和哪些臺灣官員握手,哪些級別的官員可以或不能夠訪問臺灣等等。我問行政官僚為什麼我們還需要這些指南。他們的回應是我們必須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我說我們已經有一項法律——一九七九年的《臺灣關係法》(1979 Taiwan Relations Act),當中已經規定我們所有與臺灣的關係都是非官方的。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官方接觸指南來規定我們的非官方行為?這批律師提不出一個好答案,所以我決定完全取消「臺灣接觸指南」,這又引來院內許多公職人員的不滿。我在二○二一年一月九日宣布取消這一指南,就在準備與拜登政府交接的幾天前。我甚至批准了一份官方聲明,稱:「美臺關係不需要也不應該受到我們官僚體系自我設限的束縛。」這讓我們的外交官員感到非常不舒服,甚至抓狂,但我只是想透過這項聲明來傳達一個訊息,任憑官僚慣性維持毫無意義的政策是危險的。同時,這也是糾正歷史錯誤的時候。在我宣布此一決定的幾分鐘後,臺灣駐美代表蕭美琴發了一則推文說:「幾十年來的歧視終於消除。這一天對我們的雙邊關係非常重要。我將珍惜每一個機會。」在我離職後,余茂春告訴我一些在那天發布聲明後我不知道的事情。他說就在我公告這項決定的幾分鐘前,他告知一位在華盛頓的臺灣高級官員,對方聽了頓時喜極而泣,滿是興奮與希望。就像我們承認以色列的猶太人在猶地亞(Judea)和撒馬利亞(Samaria)的基本權利一樣,結束臺灣外交官的二等公民地位,對我來說也是充滿深深的個人感受與動容,而這些對美國也是極為有益的。

其他針對中國的行動也繼續推到極限。國務院和國防部精心計劃並協調了在這地區的飛航和海軍行動,以彰顯我們保護國際邊界的決心。光是在我們任期的後三年,我們就賣給臺灣價值一百五十億美元的武器,遠超過歐巴馬政府在八年內的軍售,價值僅一百四十億美元。其中許多包括臺灣在中國入侵時迫切需要的武器;二○二○年出售的六十六架F–16很可能是美國這幾代以來對臺的最大軍售案。二○二○年十月,我們達成了十八億美元的武器銷售協議,其中包括十一架移動式火箭炮和一百三十五枚增程型視距外陸攻飛彈(Standoff Land Attack Missile-Expanded Response missiles,SLAM-ER)。我們還規劃另外兩項軍售案:MQ–9收割者偵察機和魚叉導彈(Harpoon)的計畫,後者是阻止中國船隻擾臺的重要工具。(三之一,摘自《絕不讓步》龐培歐回憶錄)

#指南 #美國 #中國 #臺灣 #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