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外匯儲備支撐,亞太國家信用受匯率波動影響有限,不太可能對亞太地區投資級主權國家的信用狀況,構成重大短期風險。惠譽信評認為,如台灣外匯儲備仍是評級強度「AA/穩定」,但官方外匯儲備緩衝若有任何惡化,都可能造成更大的風險。

先前一些亞太地區政府對於貨幣兌美元疲軟表示擔憂,例如日本和韓國關於曾表示準備採取行動穩定貨幣市場的過度波動,日本也疑似進行外匯干預以支撐日圓。惠譽指出,至目前為止,利用儲備來緩衝匯率波動,尚未對亞太地區投資等級主權國家的信用狀態產生重大影響,如台灣外匯儲備仍是評級強度的來源,或印度足以提供抵禦外部衝擊的強大緩衝。

根據惠譽資料顯示,第一季亞太市場外匯存底變化圖表中,印尼第一季外匯存底較上季下降4.1%,可能反映其他支撐匯率的舉措。台灣外匯存底較上一季僅小幅減少0.6%,與其他亞太地區國家如韓國下降1.1%、泰國下降0.5%、香港下降0.5%、日本下降0.3%相去不遠。

惠譽分析,假設這些主權國家的任何干預措施都是溫和的,一旦美國開始降息,其他地區貨幣的下行壓力將會緩解。雖然今年第二季美國貨幣政策寬鬆時機和降幅不確定性增加,但預期將於第二季開始降息。美國利率維持高點的時間比市場預期更長甚至可能升息的情況下,大多數亞太地區投資等級主權國家通常會允許其匯率兌美元逐漸貶值,而不是積極部署外匯儲備來抵禦貶值,這將限制其信用狀況的潛在影響。

惠譽強調,匯率政策和儲備動態可能對亞太地區前沿市場主權國家產生更大影響,特別是在儲備覆蓋率較低、外債比率較高,且外部流動性部位脆弱的地區。在最近的評級評估中,外部金融因素包括外匯存底的顯著、持續下降等,可能是孟加拉和馬爾地夫等主權國家採取負面評級行動的驅動因素。

#惠譽 #外匯儲備 #儲備 #外匯存底 #匯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