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審查國會改革法案,「528全台青鳥行動」在全台15個縣市發起,手握黨機器的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王義川喜滋滋透露,用基地台訊號比對出,青鳥行動與519民眾黨集會、凱道選前之夜是不同批人,無論他是唬爛還是確實掌握數據,都令人毛骨悚然。

2020年疫情指揮中心首度啟動「天網」,在五月天演唱會追蹤到5名自主健康管理者違規參加活動,即使動機是為了防疫,仍遭外界批評侵犯人權。原因就在於,你無法預料,掌握這些資料和蒐集技術的人,是否會將資料外洩或用在其他不為人知的地方。

對於監控人民的指控,王義川辯稱,這是商業活動人流分析的基本方法,「新北耶誕城等活動也曾使用」。從技術面來看,為了商機和交通的維護,透過大數據單純去分析人流的多寡沒有問題。

如果王義川所言為真,他所蒐集的資料,已超出一般商業用途,因為要了解這些參與者並非同一批,至少要去蒐集不同場次參與者的年齡、身分和政黨傾向,並且進一步去做比對和分析。試問,會有哪一個商業市場需要做這樣的調查?想用商業市場概念去解釋這樣的行為,根本說不過去。

2019年台大教授蘇宏達因為公開批評故宮政策,遭警方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約談,此後陸續傳出批評政府言論被「查水表」的案例。無論民進黨利用大數據分析的用途為何,光是在這些場次蒐集資料的動機就已令人心生恐懼。

更令人恐懼的是,無論王義川還是民進黨,都不認為這樣的行為有什麼不妥,一旦掌握了權力,民進黨也早已忘了如何維護人權。

#令人 #蒐集 #王義川 #掌握 #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