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12月的FOMC會議上,Fed對於2023年核心通膨率從原先預估的3.7%大幅下修至3.2%,2024年從預估的2.6%下修至2.4%,聯準會主席鮑爾鬆口表示,Fed已開啟有關降息的討論。對未來通膨預期走降及鮑爾釋出鴿派訊息,今年初市場一度樂觀看待Fed最快今年3月開始降息,全年降息可能幅度高達7碼。即便在今年1月FOMC記者會上,鮑爾一度表示,3月降息可能性低,也未能澆熄市場對於今年大幅降息的樂觀情緒。然而,進入降息週期的最後一哩路,似乎並不平順。

隨著Q1經濟數據陸續公布,受地緣政治衝突影響,通膨出現反彈,核心通膨放緩速度亦陷入停滯,而就業方面,非農就業數據持續優於預期,使得市場對於Fed今年大幅降息的預期開始鬆動。隨著3月FOMC會議,Fed將2024年美國核心通膨預估從原先的2.4%上修至2.6%,也對全年實質GDP成長率預估從1.4%大幅上調至2.1%。

在會議後Fed官員們對外發表談話轉向謹慎,多數Fed官員多次重申,今年降低通膨進展停滯不前,加上勞動力市場表現強勁,可能需要採取謹慎的態度,需要更多時間觀察數據才會考慮調整貨幣政策。市場擔憂Q1亮眼的經濟數據要滿足Fed降息條件可能仍有一段距離,大幅調整對於Fed利率政策的預期,一度出現全年可能不降息,甚至再升息的擔憂。

直到5月FOMC會議上,鮑爾表示,目前不可能立即降息,但反對再升息,今年終究會降息,市場才又重新調整看法。目前市場普遍預期首次降息時間最快要等到9月,全年降息可能幅度為1至2碼。

但從近一個月公布的美國經濟數據來看,觀察到美國經濟有出現放緩的跡象,如亞特蘭大Fed的GDP Now模型,近期大幅下修美國24Q2實質GDP季增年率,從原先預估24Q2季增年率有望超過4%大幅下修至1.8%。而製造業PMI也出現明顯降溫,連續兩個月低於榮枯線下方,新訂單亦出現大幅萎縮。就業數據方面,如非農就業或是職位空缺比,公布的數據多低於預期且有放緩趨勢。在通膨方面,看到PCE通膨增速未超過預期,惟核心PCE通膨增速低於預期。

回顧鮑爾在5月FOMC會議提到降息的條件,包含通膨持續放緩或失業率上升至4%以上,Fed才會考慮降息。目前市場開始關注6/7公布的5月非農就業數據,若本次非農就業數據公布的失業率從3.9%升至4%以上,即符合鮑爾提出的降息條件之一。市場目前多認為9月才會降息,7月開始降息機率僅約17%,市場低估了7月降息的可能性。

未來經濟數據的走勢將是Fed制定貨幣政策的關鍵依據,在7月FOMC會議前,Fed已能觀察Q2完整經濟發展情勢,包含景氣、通膨及就業數據。若景氣再次趨緩,失業率上升且通膨持續走降下,為防止未來美國景氣面臨加速下行的風險,Fed於7月進行首次降息機率可能比市場目前預期來的高。

#經濟數據 #美國 #降息 #通膨 #核心通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