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IDF經國號原型機首飛的35周年,當年,空軍試飛官吳康明上校,駕駛IDF經國號戰機原型機(編號10001)成功完成歷史性首飛,是中華民國航空發展史的重要里程碑,如今經國號戰機仍然是空軍的三代主力戰機之一,重要性不言而喻。

1970年,美國尼克森政府試著與中國大陸「破冰」,代價是犧牲與中華民國的防衛承諾,不但駐台美軍逐步減少,就連武器軍售的品質也一年不如一年,原本美國國會同意出售台灣F-4幽靈戰機,卻在國務院與白宮系統被阻擋下來,使得中華民國空軍機隊裡仍操作著許多老古董飛機,比如F-100超級軍刀機,以及高失事率的F-104星式戰機;只有F-5E戰機還算堪用,更可貴的是,這些F-5E戰機也是台灣第一種自製戰機。

1974年10月30日,第一架自行生產的F-5E出廠,機尾漆著美軍序號74-0958(1974年,第958架F-5戰機),機身塗著5101空軍序號,為慶祝蔣中正的88歲生日,被命名為「中正號」。從1973至1986年,航發中心共生產308架F-5E/F戰機,除了守衛台海的貢獻以外,也為台灣航空工業打下深厚的基礎,是自行研發IDF戰機重要的經驗道路。

1979年,美國卡特政府決定與中國大陸建交,雖然美國國會的親台灣議員也訂定《台灣關係法》,承諾「持續提供防禦性武器」做為稍微彌補,但是到了1982年雷根政府的《817公報》又明定「美國對台灣軍售的數量與品質都會逐年減少」,雖然美國在公報中僅表示「認知中方解決此一問題的一貫立場」,不算是實際承諾,但是在那幾年,美國確實對台灣的軍售就出現「次級貨都不願給」的現象,最明顯的事例就是F-16/J79戰機與F-20都沒有出售台灣。

美國卡特時代的F-X國際戰機,通用動力推出F-16/79,將老舊的J-79噴射引擎裝於F-16機體。(圖/GD)
美國卡特時代的F-X國際戰機,通用動力推出F-16/79,將老舊的J-79噴射引擎裝於F-16機體。(圖/GD)
諾斯洛普以F-5E 機身為基礎,加裝1具F404引擎與新式航空電子系統,這就是F-20戰機。(圖/美國空軍)
諾斯洛普以F-5E 機身為基礎,加裝1具F404引擎與新式航空電子系統,這就是F-20戰機。(圖/美國空軍)

通用動力的F-16A於1976年正式量產,這種高靈活、輕量化、多功能的戰機問世之後,立即成為國際市場的新寵,各國的訂購申請紛至沓來,但美國政府考量到「美軍應保持比國際先進一代」的優勢,並不願立即提供現貨,提出「外銷出口戰機計畫」(Export Fighter Program,簡稱FX戰機),請各飛機公司設計「略遜F-16A的國際戰機」。通用動力提出是「F-16/J79」,將F-16原本安裝的普惠F100渦扇引擎,更換成舊版的通用J79渦噴引擎,該戰機在推力、載彈量、靈敏度、油耗與航程都弱於F-16A。

另外諾斯洛普公司則大幅改進F-5E戰機,將原本2具小推力的通用J85引擎,換成1具中推力的F404引擎,大幅增進戰機的推力與靈活性,早期編號F-5G,之後再改名F-20。雖然有明顯的性能提升,但是受限於過小的機體,使得F-20在重武裝掛載的飛行表現出現衰退,而更致命的是,它的3架原型機有2架墜毀,各界對F-20有難以抹消的安全疑慮。

由於F-X戰機是刻意弱化的外銷版戰機,所以國際反應相當冷淡,他們相信美國政府對F-16A的軍售限制必然出現改變,也就不急於下單購買FX戰機。他們的預測是對的,1980年,美國卡特政府同意F-16A出口,這也使F-X戰機只剩1個潛在買主:台灣。

心有靈犀的是,2家廠商也將台灣視為主要出口對象,甚至通用動力在1架F-16/J79的宣傳圖上已繪上青天白日軍徽。雖然我方知道這兩種戰機都不算一流,但是再怎麼說,它們也優於現有的F-100、F-104與F-5E,因此蔣經國總統直接下指示「兩款戰機各下單150架」,可見戰機需急切。然而,即便如此,美國雷根政府在1983年,否定了F-16/J79與F-20的對台軍售案。「既然毫無退路,只有自行研發」,同一時刻,航發中心自製防衛戰機的「IDF專案」隨即成立。

#美國 #IDF #通用 #軍售 #戰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