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自冷戰結束後就被提出,並於1997年簽妥備忘錄,卻因俄羅斯杯葛而只聞樓梯響的跨歐亞鐵路,終於確定執行。中國大陸和中亞吉爾吉斯、烏茲別克三國,日前以視頻方式簽署中吉烏鐵路三國協定,距烏茲別克1996年首度提出已超過27年。

中吉烏鐵路 簽署協定

這條全長約523公里的鐵路,由中國西陲重鎮喀什出發,北行通過天山山脈的吐爾尕特山口,進入吉爾吉斯後,穿越多山的中部西行進入有「中亞之心」之稱,平坦富饒的費爾干納盆地,抵達烏茲別克東部重鎮安集延。在中國和吉國境內各約200公里,烏國境內約50多公里。

鐵路建成後,對中國而言,將成為一條通向中東和歐洲的捷徑。中吉烏鐵路連起的路網,將比目前的兩條歐亞大陸橋更短,可使中國貨物經中東抵達歐洲的貨運路程縮短900公里,列車運載可節省7至8天時間,預期年貨運量可達1500萬噸。

對吉爾吉斯、烏茲別克而言,這條鐵路可以改善吉爾吉斯國內交通便捷性,使銅礦的開發和出口更具競爭力。對烏茲別克來說,這條鐵路雖不長,但要衝位置宛如「陸上蘇伊士運河」,可以銜接烏國既有鐵路網,向北連接哈薩克,向南往土庫曼,經伊朗通向土耳其和歐洲。

從全區域角度論,這條主要由中國承建和主導融資的鐵路,將使中亞與南亞、中東等區域之間的互聯互通和資源整合跨上一個新台階。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說,中吉烏鐵路的啟動是「真正的歷史性事件」。

這條鐵路從蘇聯解體後就開始討論、規畫,就工程面而言,施工難度不高,雖面臨各國鐵道軌距不同、資金投入和貸款責任的歧見、吉爾吉斯政局不穩等困擾,但都隨著三國的協商和時空變遷而化解,遲遲不能動工的關鍵在於俄羅斯未能首肯。

為了讓普丁點頭,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在2022年5月,俄烏戰爭開打後,找普丁談了半個多小時,說服普丁「吉爾吉斯需要這條鐵路就像需要空氣和水一樣」,普丁終於回應「俄方無異議」。這條鐵路的籌建開始加速,2023年中完成可行性研究。

俄羅斯點頭 中國領跑

不可諱言的是,在俄烏戰火全面爆發、俄軍初期表現混亂失利,及西方對俄羅斯施行嚴格的能源、貿易、交通和金融等多面制裁後,俄羅斯在包括中亞在內的「後蘇聯空間」,傳統的一言九鼎仲裁者地位,受到不小的搖撼。中亞領頭羊哈薩克,在托卡耶夫總統的設計下,以民主化改革吸引西方的目光和資本投入,同時與中國深築政治互信,帶頭展現中亞國家面對俄羅斯時,日益提高的身段。

俄羅斯對中國影響力進入中亞抱有疑慮。但在自身經貿重心「向東轉」,與中國年貿易總額突破2000億美元,迫切仰賴更多不受西方制裁措施影響的出口通道等現實壓力下,俄羅斯不再有從前的底氣和正當性,對中吉烏鐵路的興建,不再行使檯面下的否決權。

更重要的關鍵在於,中國並未以「競逐」心態看待中俄影響力在中亞的消長。且中國與中亞諸國的合作多保留在經貿、能源、反恐與基礎設施領域,不太觸及俄羅斯通過集體安全條約組織輻射的軍事影響力。此外,在俄烏戰爭僵局下,中國為俄提供的外交和經貿支持,亦使中國承受了不少來自西方的壓力。在在向俄羅斯展現中國並非趁人之危而入彼後院的誠意,最終使得中吉烏鐵路亮起綠燈。

往長遠看,俄烏戰火終有熄滅之日,俄羅斯遭西方集體孤立的窘境遲早也會再現轉圜。中國把握住眼下的時間窗口,只要路能建成,不管風雲如何變幻,都能在未來長久兌現中吉烏鐵路帶來的效益。

#普丁 #中國 #俄烏 #吉爾吉斯 #中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