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兩岸藝文

  • 「放羊式」粗放管理弊端

     頭與身子眼看要分離了。任正非覺得自己跟中層的距離愈來愈遠,無法瞭解他們的想法和工作狀況,而底層員工也不知道任正非在想些什麼,感覺他的想法天馬行空,就是不落地,快要變成一個精神象徵了。

  • 願車馬衣輕裘 與朋友共

     當年讀碩士班的時候,有幸至南京大學交換,認識了幾位終生難忘的當地朋友,他們是我認識中國大陸當代社會的一扇窗。多年以後,仍然懷念跟他們在學生時代的純真友誼,就讓我來聊聊他們的故事。

  • 我是如何認識大陸的

     對於中國大陸的認識,應是從小六地理課本開始,當時的課本對於大陸各個地區、省分皆有詳盡的描述,可以了解到,大陸面積最大的省分為「新疆自治區」,最北的省分為「黑龍江省」。國中時雖然為一綱多本,但中國大陸的地理歷史仍舊存在,透過課本的介紹,再輔以課外讀物,更能了解中國大陸各省的特色與文化。

  • 除了贏 我無路可退

     任正非終於在痛苦中實現了思維的轉變。後來,他有感而發,說:「人感知自己的渺小,行為才開始偉大。」這時候的任正非,尚承受著雙重痛苦的煎熬,沒有時間去悲傷和怨艾,他必須儘快想辦法賺錢,提供家裡人生活經濟來源,用他一貫的韌性把這個家撐起來。

  • 那片土地魂牽夢縈(四)

     2月14日,早飯後堂兄開車到旅館接,說今天淡水、北海岸線。車子開動第一件事是趕緊商量:今天吃飯能否簡單點兒?普通小吃最好。沒問題。

  • 野草時代的任正非

     編者按1987年,一個44歲的男人面臨了他的中年危機。他在一筆生意中慘遭惡意坑騙,失去了工作,妻子也於此時求去,上有年邁的父母要奉養,下有一對兒女需撫養,還得兼顧六個弟妹的生活。一家人擠在深圳的老舊住宅區裡,三坪多的房子,煮飯、吃飯都在陽台上解決。

  • 那片土地魂牽夢縈(三)

     16日,堂兄帶著兒子開車來接我們台北市內觀光。首先車子停在了艋舺大道中國時報大樓,堂兄指著說:這裡就是我們吳家原來祖宅所在地,綠町一丁目。百年前曾祖父經商失敗,家境破產,房子、土地都讓人拿去拍賣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