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民主國家的群眾型政黨,如果不走中道路線,萎縮甚至滅亡指日可待,新黨、台聯如此,時代力量黨也似乎在重蹈覆轍。而國民黨4位黨主席候選人由最為激進的柱柱姐出線,也可能預示這句話。但對於一個並未享有社會期望值的新任主席來說,只要她願意,在明年8月前,帶領黨在大陸政策上往中間修正,並且象徵性暨實質性地的處理黨產,這個黨就有機會中興。重點是國民黨不能談黨內的中興,而必須在主流選民的心裡中興。

不會有人否認國民黨是威權遺緒,從兩蔣到民主化,國民黨的掙扎已不幸在網際間被形塑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但我們可以問:國民黨滅亡好嗎?想像一個圖像:民進黨執政30年,立法院民進黨席次占8成,再搭配一個側翼的深綠黨,那會是一個怎樣的台灣?美國共和黨有川普,但也從未聽過民主黨喊「共和黨不倒,美國不會好」。民主ABC就是監督與制衡,我國在行政立法分權架構之下,國民黨倒了,誰來監督民進黨?更重要的是,在台灣民意對於國家認同仍有分歧的情況之下,誰來替那5成票未投綠的選民說話?一個再也看不見政黨輪替希望的台灣,不就又回到威權時代?

但在國民黨中興之前,悖離民意的20萬黃復興黨部請放手,洪秀柱主席也請想清楚:國民黨之外的人在想什麼?黨產、黨產、黨產。就好像中產階級今年票投小英的人已經開始擔心「民進黨是否重蹈扁的政商魔咒」一樣。想清楚之後,柱柱姐會發現,其實政黨中興的實例不計其數。

跟國民黨處境最近的就是德國左翼黨(Die Linke),其前身為東德共產黨,東西德統一之後,左翼黨因其威權體質被各界批判最深,黨員人數從全盛時期230萬萎縮至35萬。此黨面對外界檢討黨產一開始也是扭扭捏捏,直到幾近泡沫化的1995年,左翼黨才和政府獨立委員會達成協議,同意放棄所有財產,僅保留幾棟大樓,從此谷底反彈,終而在2014年贏得邦總理選舉,終結20多年的落魄。

再看看印度鐵娘子英迪拉·甘地與國大黨,在1969年大選中挫敗後如何帶領黨起死回生?這位鐵娘子會告訴柱柱姐三個祕訣:振奮人心的領導力、具有願景的論述與政策、高效率的政黨運作。關於最後一點,這位鐵娘子成功終止黨內鬥爭。而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有的優勢,國民黨本來也有,那就是經濟論述與政策,柯林頓執政後讓美國轉虧為盈,帶領民主黨在雷根傳奇下浴火重生。

國民黨的優勢本來也在兩岸議題,但柱柱姐獨領風騷以來,問題永遠在「一中同表」跳針,被抹紅打成中共同路人。其實要解也不難,何不畫出市場區隔?若民進黨對中立場是「反中,談台灣的民主」,則國民黨就可以是「友中,但談中共的民主」,台灣各政黨早已不太督促中國的自由、民主與人權,依稀記得馬總統還談,只可惜已是黃昏之人。國民黨會滅亡嗎?關鍵在於最後她是否能回歸「中間台灣」。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國民黨 #洪秀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