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八日,我和一群年輕人,一起走進了騰格里沙漠,整整三天,背負著食物與水,以及簡單行囊,徒步沙漠70公里。最大的感受,不是豔陽的炙熱,不是沙漠的浩翰,而是這些年輕人的熱情、活力、友善、互助,以及對環保的實踐精神。

他們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充盈著想望。從這群年輕人身上,可以看到大陸企業的活力,也對照著這個國家現在和未來的樣子。年輕真好!

沙漠挑戰自我勇氣

當朋友發來博樂寶沙漠挑戰賽活動訊息,問我想不想參加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生活在都市中的我們,能夠有徒步沙漠的機會,實在是非常難得。沙漠滿足了遠離塵囂的想望,更承載了挑戰自我的勇氣。

飛機在寧夏銀川落地,坐上車前往內蒙古阿拉善左旗,賀蘭山脈在遠方橫亙,沿途道路兩側一望無際,空空蕩蕩的,天與地相連,從都市擁擠鋼筋水泥叢林突然來到這樣毫無壓迫感的開闊地表,心情豁然開朗。

道路兩邊,偶見挺拔英俊的白楊樹,秀麗柔美的沙棗樹。聽我讚歎著這裡的美,司機也很開心,甚至想要特地停下來摘顆路邊的沙棗給我,還從後備箱拿出僅有一瓶礦泉水給我。這個地方,最不缺的是沙,最缺的是水。

在這西北的荒漠上,無須趕時間,不論是不是高速公路,甚至不是一條清晰的路,碼錶上的數字輕易都能破百,你開了很久很久的車,路上都見不到房子,也難得看到其他車輛。對了,阿拉善左旗這個地方,除了缺水之外,還缺人。因為缺水,連生活用水都難以保障,時不時會停水,留不住人。

於是,我們這一大群人來了,足足有兩百名勇士參加第二屆博樂寶沙漠挑戰賽活動,分別組成了飛羚、沙鷹、翔龍、猛虎、蒼狼、雄師等十一個隊伍,每隊配備一個教練。出發前一晚的開幕大會上,總教頭宣布了挑戰賽的比賽規則,比較特殊之處在於重視團隊,三天總共七十公里的行程分成若干段,以全隊最後一位抵達每段終點的成員時間計算成績,如果全隊有一人中途棄賽,就意味著全隊成績是零分。

深怕自己拖累他人

每個隊伍上台呼喊自創口號時,精神飽滿,活潑逗趣。看著同隊夥伴,臉上洋溢著興奮之情,果真有爭取第一的雄心,我心裡暗自想著,慘了,以我的體力,此行最大目標是能平安堅持走完全程,我走路很慢啊,會不會拖累大家。

二十八日一早,搭著巴士前往沙漠行的出發點──通古淖爾,我拿著剛剛領到的自熱米飯發愁。這盒自熱米飯是今天的午餐,一會兒下車進入沙漠後,就得自己背著,但是它實在太重了!我的背包已裝有一瓶水,一些簡單行囊,還有與自熱米飯一起領到的一袋點心包括蘋果、小黃瓜、餅乾等,若再放進自熱米飯,一定背不動!

於是我看著座位前方不知誰放著的兩個小蛋糕,還有昨晚室友給我的一塊麵包,當下決定不帶自熱米飯了。可即便如此,我還是高估了自己,如果沒有夥伴們的幫忙,我可能沒有辦法完成這趟沙漠之旅。

種沙棗樹留下綠蔭

騰格里的沙又細又柔,一步一個深腳印,腳印有多深,耗費的力氣就有多大。上坡踩在別人的腳印上、下坡用腳後跟走、平路走沒有腳印的地方,即便依照教練教導的方法,行走在沙漠上依舊費力。

上午從通古淖爾走到孟根湖,短短十公里不到,我已經深切感受到徒步沙漠之不易。參加博樂寶沙漠挑戰賽的勇士們不僅要挑戰自我,更要為沙漠做些什麼,這是一個公益、環保的活動,十一支隊伍加上工作團隊,在孟根湖畔種下十二排沙棗樹,期待為沙漠留下綠蔭。

種完沙棗樹,再次計時開始。第一個動作不是行走,而是找個地方吃飯,大家手忙腳亂地對付那盒自熱米飯,既燙手又燙口,但在這茫茫大漠之中,也沒有更好的食物了。

原以為將背包裡的食物消滅,能夠減輕負擔,如意算盤卻是打錯了。下午徒步時間長,背包裡增加了三瓶水,自熱米飯殘留下發熱包與包裝盒,體積和重量都沒有減少多少,而且油膩,無法再放進背包,只能用手提著。這次活動主題是環保,我們不僅不能留任何垃圾在沙漠裡,甚至還要拾起沿途看到的垃圾,每個人都有這樣的自覺──無論是誰汙染了大自然,我們都要概括承受。

有位同伴體力不支

上午行程我們隊排名第六,種完樹再次出發時,我能感受到隊員們急切想追上前的心情,於是很努力地盡量走快一些。沙丘高高低低,不斷地上坡下坡,遇到上坡時,有夥伴牽起我的手杖,把我拉上去,後來索性就不放手了,甚至有兩人一左一右,一路用手杖牽著我。

由於是以最後一位抵達的隊員計算成績,教練叮囑走得慢的人走在前面,所以我和本隊的另外兩位女生一直走在前面。三位女生被「重點保護」,與另四位男生一路「快走」,不料卻甩開了隊伍的其他人。下午行程走了大約一半,教練追上我們,傳來了一個壞消息,天氣太熱,一位同伴身體不適,棄賽上車了。

沙漠高溫環境加上痛負重荷長途跋涉,去年第一屆的沙漠挑戰賽就聽聞有多人或中暑或身體不適或體力不支,但我們還是沒有想到第一天就有人棄賽而且是自己的夥伴,儘管教練說夥伴人平安,我們仍懊惱著竟沒發覺隊伍走散了沒照顧到同伴,當下也只能默默在沙漠中繼續前行。

低頭看是沙,抬頭看也是沙,近看是一座沙丘,遠望是無數沙丘。感嘆著沙漠的浩瀚,前方的綠洲看似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怎麼也走不到。第一天的終點──通古淖爾湖,終於在行走七個小時後抵達。

沙漠湖泊並非甘泉

沙漠中的湖泊,在想像中是很美麗的,是極渴之人的甘泉。然而,親近它時,卻聞到一股極重的腥味,詢問之下才知,騰格里沙漠中幾處湖水,都是高鹽度的水,並不能直接飲用。而博樂寶沙漠挑戰賽的主辦單位博天環境,正是一家有著水處理工藝的生態環境公司,在湖邊安裝了淨水設備。這些淨水設備提供了適量的飲用水,讓我們免於在出發的第一天就要背上三天的飲用水,減輕了我們不少負重。

白天只顧得埋頭走路,一天下來我竟不記得半個人名,等到全隊所有夥伴來到終點,開始互相認識。這時才了解到我們隊總共有十四人,有十一人是博天環境集團的內部員工,而且相當年輕,都是80後、 90後,其餘三人,是團隊中年紀最大的三位,我是其中之一。

有趣的是,即便是同為博天員工,我們隊中的那十一名夥伴彼此也不甚熟悉,原來,他們都分散在大陸各地,生蘭在廣州、王振在新疆、智強在武漢、長亮在天津、研超在山西、笑豐則在上海……十一個人竟都來自不同的地方,沒有哪兩個人是在同一城市。博天環境集團有近兩千名員工,平均年齡只有三十二歲,集團在大陸有五個區域中心、五十八個分支機構,幾乎在大陸各省都設有子公司,就與日本企業舉辦公司員工旅遊活動一方面獎勵優秀員工,另一方面讓分散在各地的員工彼此有個接觸交流的機會一樣,只不過博天將公司團康活動結合了環保活動,在沙漠裡舉辦,而且徒步三天,頗具挑戰性,也凸顯該公司的企業文化與精神。

弱者在前完整隊形

就在彼此認識、放鬆拉筋的過程當中,我們隊也開始檢討今天的失誤,討論如何讓全員走完明天的行程。結論是,一強一弱倆倆成組,強者協助弱者,弱者在前。

第二天一早用過早餐,整隊出發前,便有夥伴主動來分攤我的負重。行囊包給了隊長金龍,他是全隊年紀最小的一位;兩瓶水分別交給了兩位夥伴;我自己的背包裡只剩下一瓶水和食物。

除了昨日中途退賽的夥伴,隊裡還有一位舊傷復發、一位鞋子進沙磨破腳,兩位女性體力較弱(其中一位是我),總共有五位相對弱者,各配一位相對強者,倆倆成組,依序列隊前行;並由一位夥伴在前帶路,並且控制速度,不能太快;其餘幾位則壓在隊伍最後。教練隨時觀察著隊伍,當有人跟不上了,立刻順序往前調,遵循著「弱者在前」的原則,我們隊走出了令人羨慕的完整隊形,成為沙漠中一道風景線。

之所以不厭其煩地描述我們隊的策略,因為能夠這樣做並不容易。尤其活動參與者以年輕人為主,年輕人最不缺的就拚足勁衝出去的勇猛,他們也希望在這次挑戰賽中取得好成績,然而他們願意為了夥伴,放慢腳步,並肩前進。

甚至於第三天下午,有其他隊的勇士穿插進我們隊時,不無開心地說:「終於成功打散猛虎隊,這幾天看著你們整齊的隊形,好令人生氣。」這句話,才真正讓我們得意呢。而我也相信,他們的隊伍走得散亂,只是因為沒有擬定策略,或是缺少一位能夠控制速度的領隊,而不是他們缺少互助精神。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以為這個國家的人們拚了命的往前衝,競爭激烈,難以顧及他人,而在博天這群年輕人身上,我看到了良善、友愛與互助。

挑戰失敗也不灰心

博天創始人趙笠鈞有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當我們撿起沙漠中的垃圾時,增加的不僅是負重,還有更多擔當的力量。」烈日當頭,風捲起沙撲面而來,當力氣耗盡,哪怕是一片紙都是沉重的負擔,要有極大的擔當勇氣,才能在這個時候還接過夥伴的負重。

於我而言,沒能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徒步沙漠,是挑戰失敗,然而,收穫了這一群可愛的年輕夥伴,能夠與他們同行,亦讓我倍感溫馨。

趙笠鈞還有一句話,讓我看到這群來自五湖四海的年輕人的前景:「在蒙古語裡,騰格里的意思是『天』,代表著大自然最偉大的力量。騰格里的沙漠上,我們走過的足跡很快就會消失,但我們從這裡獲得的力量與勇氣,會一直引領我們連接未來。」(千尋/福建)

#沙漠 騰格里 大時代與小確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