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本報專訪談及兩岸關係,強調兩岸要互諒,兩岸關係才會穩健。蔡英文政府執政以來,兩岸官方關係因九二共識爭拗而變得晦暗不安,社會關係也因民粹抬頭而顯得危機四伏,柯文哲這段談話超越了藍綠紅的界線與局限,展現的高度與氣度,令人耳目一新。

長期以來,綠營對中國大陸採取否定、負面的態度,相信大陸即將崩潰,否定大陸的成長與崛起,柯文哲卻提醒台灣人,中國歷史上「人人有飯吃」的朝代沒幾次,對岸13億人口在經濟上已算是「小康」,這麼龐大的經濟體沒出亂子相當不簡單,以歷史眼光來看,可以算「盛世」,台灣不應該繼續否定大陸的成就,應該給予正面的鼓勵。這一段對大陸拉出歷史縱深的評價,說出了在情也在理的「公道話」。

從情而言,這是一段深富同理心的評價,長期以來,台灣在思考兩岸問題時,經常掉進本位主義的陷阱,只從自己的角度想像,不願從對岸的角度思量,而流於一種偏執。柯文哲站在對岸的角度進行評價,這是在情感面上取得對方認同的重要一步。

就理言之,柯文哲的分析確實沒錯。若以斷代的角度來看,中國大陸當然有很多還不足、還不夠的地方。待改進的地方、將遭遇的挑戰、可挑剔的做法,當然仍有不少,但如果拉出歷史的時代縱深來看中國大陸的演變,其進步之巨大,也是不容無視的客觀事實。柯文哲說出了客觀事實,也說出了一個理字。

說也特別,柯文哲這一段「公道話」,不要說民進黨人士說不出口、蔡英文總統說不出口,長期以來懼怕被扣上傾中大帽的國民黨,恐怕也不敢說。反倒是曾被稱為「墨綠」的柯文哲,卻有膽識說出會被扣上「媚共」帽子的政治禁忌。這一方面是柯文哲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格特質所致,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傾中賣台」的帽子不易加諸他身上,讓他有充裕的政治空間說出「公道話」。

其實蔡英文總統和柯文哲有相同的「政治資本」,說出和柯文哲同樣的「公道話」。試想,若這一段公道話由蔡英文說出,不但可以展現其站立於歷史的宏觀理性,也同時釋放她能以同理心看待大陸的溫柔感性,一旦她願意展現這樣理性感性兼具的態度,不知可消弭多少兩岸面臨的風雨,只可惜她沒有柯文哲的氣度與智慧。

柯文哲的話,可以給蔡英文重要的啟發。這樣的同理心,還延伸出了另一個政治上的柔性空間,也就是,用我方的同理心,取得呼籲對岸也應當有同理心的正當性。

正因為柯文哲拉出了歷史縱深,對大陸現狀說出了公道話,也讓柯文哲取得了為台灣向大陸說公道話、進良言的高度與空間。柯文哲說,台灣從荷蘭、明鄭、清朝、日治,再到國民黨政府時期和這幾年的民主、公民運動,加上屬於移民社會,400年來紛紛擾擾的歷史,塑造台灣多元、開放甚至「喧囂」的政治性格;常是「熱情但不想負責、一窩蜂又沒耐心」,他希望大陸看待台灣時,能多一分了解和諒解。

如果沒有前面的公道話,這一段話就會掉入「只要求別人卻不反求諸己」的本位主義陷阱,效果將大打折扣。

當然,也有人從動機論解讀柯文哲這一段「有高度的發言」,認為是由於柯文哲「市政」面臨困局,才會在「兩岸」上選擇大開大闔,為政治生命做最後一搏。以過去柯文哲常有的反覆來看,這一點的擔心不能說全然沒有根據,我們希望柯文哲不是,也提醒柯文哲不可以懷有這樣的動機。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一時權算只能欺於一時,柯文哲的民調持續滑落,其問政的一致性不夠,是重要因素之一,這一點柯文哲當學到教訓。

動機論之外,「結果論」的檢驗最重要,這一段有高度、有建設性的發言,柯文哲既然說得「對」,就應當給他「對」的肯定。這也是對政治人物、政府首長的一種鼓勵,鼓勵他說「對」的話、做「對」的事。

「只要是可以減少雙方衝突的,都願意嘗試;能增加雙方善意的,也願意去努力。」柯文哲這句結語,應視為對台灣社會如何處理兩岸關係的寶貴建議與提醒。

#柯文哲 #聽尉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