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公投造成美國聯準會原定升息的期程延後,全球繼續浸潤在低利率、寬鬆信用的美夢中,如同吸食鴉片一般,不斷糟蹋身體,等待下一次崩盤的爆發。歐洲採行負利率,加深了這種依靠,全球進入不在乎風險,資本成本等於零或負數的時代,在各地瘋狂追逐賺錢機會。

最近美國股市屢屢突破所謂席勒本益比(經過循環調整的股價/收益比)27倍天險,展現另外一個警訊。在2007年金融海嘯發生之前,該年也是突破27倍而來到次年的42倍,後來爆發海嘯,美國股價被攔腰斬斷。

在美國房市方面,更為離譜。美國標準普爾凱斯-席勒住房價格指數目前已經來到188.29,距離2007年房價泡沫破滅時的高峰206.52,只有一步之遙,只差8.9%就要到了。而且當時引發金融海嘯的制度性因素,例如房貸債券化,現在依舊存在。美國會發生第2次的房價泡沫化,幾乎可說已經指日可待,但房價仍然沒有回頭跡象。

英國即使脫歐,英鎊下跌,倫敦房價還是居高不下。目前全世界房價最高的3個城市,就是摩納哥、香港和倫敦。倫敦還有不低的租金收入,可以支撐房價,其他地方則不然。根據全球房地產指南(Global Property Guide)在去年年底發布的最新房價租金比,台灣高居世界第一。在台灣,平均一棟120平方米的房子,價格是年租金的64倍。香港房價雖高,租金約是台灣的6倍,故房價租金比是35倍。

另外一個衡量風險的指標,是公司債券收益率和美國公債收益率之差額。差額愈低,表示投資人愈不在乎風險,當然也就表示錢淹腳目、市場過熱、風險日增。目前美國非投資等級的三年期Baa2/BBB公司債和公債收益差額只有100個基本點,等於1個百分點。這個差額,是快速地從去年10月的132基本點,下跌到目前水準,事實上已經低於上次金融海嘯之前2007年3月的109個基本點。如果過去的歷史是未來的明鑑,股市和資產的泡沫化即將來臨。

在不重視風險的狀況下,資本到處流竄,從主要市場流到新興市場。台股沾到了這股風潮,光是上周,外資就買超約700億元。這當然讓股民歡欣,也讓去年進場的國安基金可以「安全」退場,但可惜的是,這種市況不代表台灣民眾或法人對於未來經濟前景的信心,而是全球游資氾濫的表徵。

台灣今年經濟成長幾乎可以確定的是連保1都達不到。日本面臨類似危機,安倍政府已祭出28兆日圓振興經濟方案,大魄力令人驚豔。以前台灣經濟出現成長停滯,政府一定會提出「振興方案」,即使內容不能真正達到立即振興的效果,至少也要做一個樣子。但是現在的政府似乎連做個樣子都省了。執政黨掌握的政府和立法院最關心的是如何通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如何讓中小學生可以參與課綱審查,以及如何讓漁船船員不能任意地在太平島走動。

民進黨治國不要停留在意識型態層次,請注意一下攸關基層民眾生活的民生問題吧。也許今年經濟不好,可以把責任推給前一任政府,那明年怎麼辦?既然執政,就應當拿出具體可行的方案,讓台灣經濟能夠復甦,而且可以安全度過全球經濟變動可能帶來的風險。

(作者為大學教授)

#台灣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