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第一場化學戰役發生在霧社;柏林圍牆之前,台灣已有山地「電網」。

蔡英文總統在總統府向原住民道歉,儘管出現一些爭議,但我寧願相信她是誠心誠意地向原住民表達懺悔之意。不過外來移民向原住民道歉的同時,蔡總統是否應該籲請日本政府也向台灣的原住民道歉?為日本以毒氣及通電鐵絲網對待原住民而道歉。

亞洲第一場化學戰役發生在何處?答案是:霧社,1930年即電影《賽德克‧巴萊》描述的霧社事件。那場抗日行動,賽德克全族1200人之中,644人死難,包括290人因為不願受辱而自盡。但事情並沒有結束,倖存的500人,全數遭日軍繳械並集中管束,結果是敵對部落來襲時,賽族人手無寸鐵,凡15歲以上的男子全數遭到砍頭。史稱「第二次霧社事件」。

最令人髮指的是日本當時使用了毒氣。當時已有1899年《海牙公約》及1907年《第二次海牙公約》,都禁止使用毒氣。但致力追求「脫亞入歐」的日本全然漠視歐美國家的人道思潮及國際公約。日本當時使用「糜爛性彈藥」等字眼,試圖欺瞞世人,但從倖存者敘述「皮膚發爛、頭疼、非常痛苦、只想一死了之」即可了解真相。最後連日本國會都看不下去,致有日本政府撤換總督之舉。

當時日本據台已30餘年,漢人能以日語與日人溝通者僅25%,原住民能以日語與日人溝通者卻高達95%,所以原住民起而抗日實係忍無可忍。

日本違反人道的還不止於此。日本後來找到率眾起事的莫那魯道的遺骸,竟然公開展示,還責令部落倖存者派代表下山觀看。不久又在台北的「警察展覽會」公開展示,之後送到台北帝國大學(今天的台灣大學)當作人類學標本。

台灣討論日人據台史,有時因為立場而出現意氣之爭,殺戮數字也因此出入很大。史丹福大學有一篇研究報告,題為《從日本對韓國及台灣的占領說明種族偏見》,其中有這麼一段:「各種反叛行動都被立即且暴虐的平息,例如1896年的多起反日活動,30個村莊被摧毀,且半徑5哩內所有人都被殺死。」這段敘述讓人想到,台灣一些抗日活動完全未見記載,原因就是日本不留一個活口,徹底清洗。

前幾年才去世的美國傳教士柯饒富(Ralph R. Covell,曾把新約聖經翻譯為太魯閣語)著有《台灣山中的五旬節》一書,其中寫道,霧社事件後,日本在台灣大規模擴建「隘勇線」,架設6公尺高的通電鐵絲網,全面圍堵尚未同化的原住民,凡試圖翻越、闖過者,死路一條。這個「電網」起自台北,經台中,一直到台南、高雄。後來連東部也建起來了,總長將近500公里。

柏林圍牆長155公里,日本在台灣架設的電網長度3倍有餘。柏林圍牆建於1961年,日本在台灣的電網早了半世紀以上。德國人翻越圍牆而遭東德軍警射殺的前後計80人,台灣原住民因觸電網而死的數以千計。

如果為霧社事件設立了紀念碑的中華民國政府尚且要道歉,那麼造成霧社事件、手段凶殘的日本政府豈不更應道歉?中華民國政府在1973年把莫那魯道的遺骸送回霧社安葬,尚且向原住民道歉,那麼一再展示遺骸並將之作為標本的日本政府,難道不需道歉?

#霧社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