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時代在每周例行治安會報上,馬英九不斷追問警政署長:「酒駕肇事致死人數,有沒有辦法再降?」警政署長認真地和馬總統研議對策。當時,坐在身旁的我,聽到馬英九嘆了一口氣說道:「你知道嗎?這數據每降個1,就代表拯救了2個家庭的幸福!」

我被這句話一驚,馬總統說這句話時,我知道他並沒有注意到,這話讓我深受感動。是的,每降1,不但無形地救了可能被害的家庭,其實,也救了可能肇事的家庭。

台灣酒駕肇事致死高峰,是蔡英文擔任行政院副院長的2006年,一年枉死727人。馬英九和警政署的努力也發揮成果,到了2013年,就降到三分之一,為245人。

說這個故事,是因為看到新任駐星代表江春男因酒駕遭移送的新聞,民進黨立委為了護航江春男,竟歪扯馬英九前總統「喝多、喝茫」。一覺同情,上任2個月就百病齊發的蔡政府,好像不扯馬英九已經沒步;二覺可笑,馬英九曾經喝酒,但馬英九有酒駕嗎?照這種邏輯,所有曾經喝過酒的都是壞蛋?這是什麼天才邏輯!

再論江春男酒駕本身,國人對酒駕深惡痛絕不是沒有道理,因為酒醉駕駛,是不尊重他人生命的行為,也因此,《刑法》185-3條規定酒測值0.25以上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0萬元以下罰金。刑度並不輕。江酒測值0.27,蔡易餘竟以「不是爛醉」為之護航,可見民進黨立委對法治觀念之淡薄,對人命價值之輕忽。

這樣的「駐星大使」沒有追究其適任性,已屬寬厚,民進黨竟群起辯護,不覺可恥嗎?

三論江春男的犯後態度,酒駕已屬不該,還爆出特權爭議。一般民眾酒駕遭逮都會在分局留置到天亮,通常是次日9時才移送。但江春男在酒駕遭逮後,據媒體報導,竟向警方以隔天有事要辦為由,希望盡快移送,而檢警也立刻配合,在2小時內、天還沒亮就急急移送。如此大耍特權的行徑,民進黨竟能恬不知恥地以其「犯後態度良好」為其開脫?也算另一種「高顏值」表現,只不過這「顏值」不是「美顏指數」,而是「厚顏指數」。

不久前,國人才齊為酒駕造成執勤警員雙腿粉碎性骨折,右小腿截肢,同聲齊忿,民眾的怒火尚指向對酒駕肇事者裁定交保的法官。江春男酒駕更是惡劣示範,卻還有一堆綠營立委跳出來粉飾辯護,請問,民進黨對得起那些因酒駕枉死的無辜民眾嗎?

蔡英文該不該撤換江春男?我只知道,若蔡英文堅持讓這位酒駕大使上任,也別再向國人宣導反酒駕了,以後國人走在路上就多靠點運氣,祈禱自己不會被另一個酒駕大使撞倒路邊!

★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江春男 #酒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