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館限制陸港澳學者使用檔案,引發側目。尤其是,館長吳密察本人深諳檔案對史學研究的重要性,他也向來鼓勵同仁一起敦促國內檔案的開放,因此又在社交媒體引發髮夾彎之諷。

不過,如果無論誰領導國史館都必須設此限的話,吳密察就是非戰之罪。如今,史界同仁聯署挑戰國史館,應避免以言廢人,並體察吳館長設限之餘的細節表現,才不失為史界。亦即追問,換另一個館長,情況是否更壞?

台獨執政蔚為潮流

台獨執政蔚為潮流。在潮流下的蔡英文政府,卻不能推動法理台獨,以至於狂與悶兩情互揉,這又增加文化台獨的緊迫感。故而對陸港澳學者設限,是擋不住的,因此不宜逕指國史館或吳密察隨波逐流,而要細看是怎麼隨波逐流。

依身分設限,是種族主義。但陸港澳學者並非異族,所以設限目的是透過臨摹種族主義,來建構陸港澳學者的異族身分。既然異族不能享有同樣權利,則不能享有同樣權利的人,就形同異族。這個手段行之有年,朝野兩黨內的台獨勢力早就駕輕就熟。

比如,台獨主張者堅持對陸生或陸配的權利設限,其根本動機無非是剝奪他們的權利主體。非權利主體,就是界定彼為異族的標準。所以,若不對陸港澳學者設限,茲事體大,沒有任何館長能冒此大不諱。

可是實踐細節上有差別。比如,前往太平島主張經濟海域的漁民,最後獲准以緊急避難名義登島補給之際,唯有載有大陸鳳凰衛視記者的漁船未獲准。也就是,緊急避難這樣一個普世人權,排除了任職大陸媒體的記者。這就是細節,且關乎人命。

更重要的是,記者本身實為台灣人,只是受僱於鳳凰衛視,受僱一事竟足以讓台灣人失去權利主體。也就是與異族交易者,便視為異族而剝奪其人權。

最可怕的,是整艘漁船因此都不能享有緊急避難權,也就是與異族交易者的生活範圍內所有其他台灣人,都視為異族。台灣國安單位如此偽種族主義,其殘忍程度在世界史範疇內都無可匹配。

台獨偽種族主義

相形之下,吳密察卻表示,他會研究出其他機制,安排陸港澳學者使用國史館檔案,比如,透過在台灣的大學邀請等等。吳密察不但未把與陸港澳學者互動的台灣人,歸類成異族,並剝奪其權利,還願找門路讓陸港澳學者跨越異族身分。

當然,吳密察並未抵抗台獨偽種族主義,但他也非食古不化,他更未添油加醋地間接擴大異族整肅範圍。光憑他敢對偽種族主義開後門這一點,仍不失為有原則的台獨學者。但願他安撫了台獨,而不是弄巧成拙提醒台獨對付他。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教授)

#異族 #台獨 #陸港澳 #權利 #種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