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金管會丁克華主委表示,他兒子為玩寶可夢,從宅男變為天天出外走路好幾公里,因此他希望保單的設計也可以像寶可夢一樣,產生正面的附帶效益,也就是「外溢效果」,像是有三高(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的人,透過運動降低到某種程度,保費就少繳一些,這樣可以鼓勵保戶多運動,達到外溢效果。

這樣的想法很有創意,理論上也可行。保戶運動愈多,身體愈好,保險公司所發行健康險或壽險保單的理賠機率便下降,理賠時間延後,對保險公司有利。所以讓有運動習慣保戶的保費降低,其實是買賣兩方雙贏,值得採行。

不過,從主委的發想到未來的落實,還有一大段路要走。目前保單設計和保費訂立採事前審核制,就絕大多數案例而言,業者提供的保費訂價依據,是來自全球各大再保公司。事實上,多數保險公司的訂價,是以跨國再保公司的費率(形同批發價)為基礎,上加本身利潤,就決定保費的零售價。

如果保險公司設計鼓勵運動的保費機制,它必須提供統計上的依據,證明保戶從事一定數量的運動,就可以降低一定數量的風險。再保公司很可能沒有這種數據,所以保險公司必須自行設法搜集。

另外一個問題是道德風險,例如手環可用來偵測運動頻率,但需要查核手環是否確實由保戶穿戴。

所以,如果要確認有外溢效果,除了鼓勵保戶運動以外,還必須以事後的檢查和檢驗數據,如體重、血壓、血糖控制等,作為降低保費的佐證。但如此一來,外溢效果須大於為檢查和檢驗所支出的成本才有可為。

所以,未來要走的路還很長,我們希望相關的制度、文獻和研究能快速地建立。保險業作為維護國民健康的力量,未來將日益重要。對於數目在快速增長的年長、失能者而言,保險公司未來甚至必須擔任首要的角色。

政府最近推出長照2.0版,設計了「旗艦店、專賣店、柑仔店」三種不同層次的社區照護服務,聽起來很具吸引力。但細究其資源投入,1年208億元的經費要分配到約74萬失能人口上,平均每人每日僅77元,每月僅2300元。所有家有失能老人的家長心知肚明,這樣的幫助離實際的需求甚遠。

長照要能像健保一樣,真正可以提供貼近民眾實際需求的服務,它勢必需比照健保,採取保險制,每年經費至少要1100億。但這個先前的方案已被新政府所推翻。

可以想見的是,民眾未來的長照需求主要還是需靠私人市場,不能對政府服務有不切實際的憧憬。而私人市場服務的主體,顯然非人壽保險公司莫屬。

我們希望也相信保險公司,在未來會成為有長照需求家庭的主要支柱。既然如此,丁主委所提議的方向,應該要認真推動。老化中的國民必須藉由運動和保健,來降低失能風險,而保險公司應該在這個趨勢的推動上,扮演關鍵角色。

(作者為大學教授)

#保單 #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