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上任百天,日前卻明確告訴我們,「我不希望別人用100天評斷我個人執政成敗」。這種說法讓我下筆突然覺得好沉重,本以為耐心等了100天,仔細觀察新政府的一些作為,繼而才能有所評斷,未料蔡英文說等待時間還不夠,千錯萬錯竟然在我。所幸,我對蔡英文個人執政成敗沒太大興趣,倒是多些擔心國家制度的未來發展。

蔡政府堅持用稅收制來支應長照所須財源,鎖定的稅目分別是營業稅與遺贈稅。據悉,由於經濟景氣不佳,且擔心消費者反彈,營業稅調漲0.5%方案決定作罷,改以提高遺贈稅為優先考量。財政部的規畫是將遺贈稅單一稅率10%提高為10、15、20%三級累進,預計9月送立法院審議。姑且不論單靠遺贈稅如何獨撐長照高達200~300億的經費需求,遺贈稅乃是一不穩定的機會稅,再加上係與地方共分稅收,對中央助益有限。

其實,廢除遺贈稅本是民進黨的政策主張,為2008年總統選舉政見,只是隨後由馬政府基於抵擋金融海嘯衝擊的理由,大幅調降稅率而予以實現。如今蔡政府又主張要加重課稅,這種前後不一的政策主張,若不是昨是今非的髮夾彎習性,就是騙選票的慣用伎倆。

最令人擔心的是,民進黨根本沒有稅改的中心思想,政府只是為了找錢,便伸手胡亂撈稅目,被撈到的就算倒霉。我支持重新檢討並提高遺贈稅,但遺贈稅的改革有其分配正義崇高的理想性,蔡政府應先明確宣示這次改革的理念、價值、目標與態度,而不是本末倒置只短視地覬覦遺贈稅虛緲的稅收,而將之當做籌措財源的一種手段。

2004年大選時,我提出「最低稅負制」的主張,林全時任財政部長,起先公開反對,隨後總算被我「說服」而接受。如今,這項作為反成為他在財長任內最為人稱讚的政績。這次為了長照財源的籌措,希望已貴為院長的他能再聽一次我的建言。

首先,遺贈稅的確應改革,然其係為了世代分配正義而改,是為了肆應現代社會發展而改,因此,不是只有提高稅率而已,更值得深思的是,我們有否必要把以死亡人為主的總遺產稅制改成以繼承人為主的分遺產稅制(繼承稅)。其次,將去年因證所稅風波,於立法慌亂中被意外取消課徵最低稅負的未上巿櫃股票交易所得,重行恢復納入課稅,同時並將600萬的最低稅負免稅額降低一半,由此增加的中央可用財源遠比提高遺贈稅來得多。其三,採行綜所稅扣除額隨所得遞減制,若以所得總額超過250萬元為標準以及遞減率20%計算,政府稅收可增加200億以上,既符合租稅公平又可為中央開拓出一筆穩定財源。

我不只是批評而已,林內閣目前「財稅幫」當道,相信這批人一定更能了解我的諄諄苦心。

(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財稅系講座教授兼商學院長)

#遺贈稅 #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