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國大陸首度擔任主席國的20國集團(G20)杭州峰會正式展開前一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歐巴馬聯合批准《巴黎氣候變化協定》,承諾年底前將正式採納減慢全球變暖的巴黎協議,此事將對台灣產生深遠的衝擊與影響,必須及早因應。

大陸與美國都是「排碳大國」,中國排碳量占全球的25%,美國占15%,兩國加起來就占全球排碳量的4成之多。這次中美這兩個最具影響力、也是最大排碳國家同時承諾批准遵守巴黎協議,不僅得到全球普遍的肯定,更使其他推動仍有困難的國家,不得不加速其減碳承諾的推動,也讓巴黎協議有希望得到更快實施。

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實際上已成為這個時代、整個地球的「共業」,問題日益嚴重,解決時間更為迫切。早在1997年各國就簽訂《京都議定書》承諾減碳,但減碳代表付出代價更高、經濟成長更緩,且實際效果並不確定,各國因立場迥異、發展階段不同,基於各自利益考量而未能遵守。結果是《京都議定書》簽訂以來近20年,全球碳排放量仍以二位數快速增加。

不過,近年各國頻頻出現的極端氣候,讓各國政府減碳意願增加,去年的巴黎峰會達成減量協議,這次G20峰會再由中美帶頭批准並表達遵守意願,顯示巴黎協議可望不再重蹈《京都議定書》的結果。台灣也由當時的環保署長魏國彥出席,並提出「國家自定預期貢獻」目標,我國長期減量目標是到2050年時,溫室氣體排放量將降至2005年排放量的50%以下。但坦白說,原本產業界就認為「幾乎不可能達成」,民進黨政府上台,力推新能源政策後,卻可能距離更遙遠而絕無達成可能了。

民進黨選前提出的能源政策,其核心是全面廢核、邁向非核家園。因此不僅核四要拆除,目前服役的核一、二、三也都要如期除役;核電占全台供電的16%到18%,因此民進黨要把風電與太陽能發電等再生能源比例,大幅提升到20%。

實際上再生能源供電不穩定的特性,無法作為基載電力。例如反核入士引為典範的德國,著名的《經濟學人》去年就報導指出,風與太陽做為電力來源有不穩定的嚴重缺點;譬如,2015年1月德國所有的風力與太陽能發電量最高峰只占需求的3%,但幾個月後碰上豔陽高照有風的日子,太陽能與風能發電量就可達當天需求的54%,其不穩定由此可見。

事實上德國在廢核後,也在3年多前啟用一座號稱歐洲最大的燃煤發電廠;即使如此,德國工業界聯盟仍批評政府的環境計畫,在過去3年中導致電力中斷的狀況增加3成,對於精密工業設備造成了很大的威脅。

德國電網與其他國家相連,在必要時可向其他國家購買電,尚且如此;台灣是獨立電網,一旦缺電,根本不可能向外購電。民進黨在執政後才發現再生能源不能取代穩定的核電,不但要維持原有的火力發電擴建計畫,也要重啟如深澳電廠等原本已胎死腹中的電廠計畫,甚至要花90億元向日本租借火力發電機組。除非政府要捨棄穩定供電的政策任務,否則廢核後必然要增加火力發電,暫不論對電價可能的衝擊,碳排放一定上升。

因此,蔡政府該考量的是:全面廢核與減碳承諾之間的政策取捨,坦白說,兩者不可能得兼,既要廢核又說要減碳,其實就是不可能達成的謊言。去年美國4位頂尖的氣候學家才以公開聲明呼籲發展核電以對抗暖化,美國物理學會呼籲讓核電廠延役以減少碳排放。再看看其他國家,現在仍有400多座反應爐在超過30個國家運轉,這些國家多為先進國家;再如日本已重啟核電,瑞士國會不再廢核,因為「無端關閉仍在運作、且安全的核電廠是件沒有意義又錯誤的事。」美、法讓核電廠延役,顯然核電非如反核者所說的一樣「妖魔」。

台灣碳排放量占全球的0.55%,比例算低,但以每人平均排放量則居20名左右。核電為無碳能源,每年為台灣減碳3000萬噸,超過全台交通碳排;如果未來減量趨勢不變、國際壓力增大,政府該重新檢討能源政策與廢核,別死抱神主牌,讓台灣離減碳越來越遠。

#巴黎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