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去年中秋,是我第一次不在家裡過節,而是遠赴台灣求學,在當地認識了許多好朋友、好同學。中秋節向來是中國人傳統習俗中重要的節慶,正所謂「月圓人團圓」,千百年來,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會紀念這個日子。即使大家未必搞得清楚到底為何紀念,但一定知道,這是一個讓出外工作、求學,平日沒有機會、時間相聚的家人們,能夠藉由這一天,回到老家,和自己最親近的家人一起共處,品嘗家庭和樂溫馨。

而我從小到大,一直是在家裡過節,小的時候,奶奶給我講月亮的故事、講嫦娥奔月、講吳剛伐桂、講玉兔搗藥,這些個故事我們現在當然知道是傳說了,但民間故事和民間信仰,便是這樣逐漸透過上一代傳遞給下一代,從而綿延不絕、淵遠流長。

首次秋節不歸家

我對中秋節的懷念,就建立在兒時與祖父母、父母親的這些團聚共處的珍貴時刻,還記得一起吃月餅、一起看電視,一起圍坐在餐桌上聊著生活、述說故事。現在回頭遙望那段塵封的歲月,就好像是老電影那樣的一幕幕停格,停格在每一張家人開懷笑臉,那是一種獨特而珍稀的回憶,在我的腦海裡串成一張張的寶貴畫面。

不過,去年我來台灣念書,九月剛開學初來乍到,一切都還沒摸清楚,就要過節了。當時,還在努力適應台灣學習、各種生活事務方方面面的我,說真的,也沒想到什麼過節感受,畢竟生活如同馬拉松賽跑,我一方面請教同學關於課程選修的問題、一方面購置自己生活用品,打理各種事情,剛開始雖然學校有為大陸學生安排宿舍,但可能由於宿舍有些潮溼,讓我身體大不適應,一連重感冒發燒將近一周,最後看實在沒有辦法,決定換個環境,趕忙找到租屋處,搬了出去。

一連串的生活瑣事堆疊在一起,讓我忙得無暇自顧,遑論其他。就在中秋節的前一天,媽媽從老家給我打微信電話,叮囑我照料身體,健康優先,自己一個人出門在外要格外小心注意。隔著話筒聽著媽媽的話,老實說,這些以後覺得煩人、囉嗦、嘮叨的講過不知幾百遍的囑咐,此時此刻,竟充滿著溫暖著我心房的溫度,我雖克制自己不在電話中落淚,因為不想讓媽媽擔心,但卻在掛上電話後,忍不住一陣鼻酸,走在學校裡面,九月秋風吹過我的臉龐,我就這麼毫無預兆的邊走邊掉眼淚。

當天晚上,正當我還在閱讀課堂指定材料的時候,原本同住的室友給我打了電話,說是隔天中秋節,學校裡有兩岸交流的社團給我們發了邀請,原來他們安排了一些節慶活動,希望能找來自大陸的學生共襄盛舉,兩岸學生一起熱熱鬧鬧地到河邊烤肉。

同學說著就給我發了郵件,我看著郵件裡有句話特別吸引我注意:「本次活動中有一聯誼同樂項目為『行月令、唱詩歌』,歡迎同學們預先準備。」我一看有點覺得微妙,「行酒令」曾聽過,但「行月令」是個啥?現代社會,也從來只聽過元宵節大伙玩猜燈謎遊戲,猜中有獎品,這個兩岸交流社團在活動中安排的「行月令」,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接下去看規則,寫得也倒明白清楚,就是要求大家準備幾首跟月亮有關的古詩詞,或者是流行歌曲,可以先背起來,但當場不准使用手機查詢,純粹憑著大家各自背誦的本事。只能背出一句者得一分,背出整首者得兩分,清楚說明作者與作品名稱者得三分,若是甲隊無法背誦完成,而乙隊能夠接續完成,則後續分數由乙隊獲得,反之亦然。

看完規則,我覺得興味高昂,當即決定和同學結伴而行。路上我問比我大兩屆的學長說:「怎麼台灣過中秋節是要烤肉來著,這是什麼特殊傳統嗎?他們不吃月餅的嗎?」

壓軸好戲行月令

學長笑笑回應:「你這問題兩年前我來的時候也納悶尋思呢,後來才知道有種說法是,似乎是在三十多年前,有一次台灣肉品滯銷,他們政府鼓勵民間趁節慶烤肉,協助肉品供應廠商共度難關,一方面大家吃喝過節,也能幫忙,何樂不為?而後來,有個很著名的烤肉醬廣告藉著這次事件,打出『一家烤肉萬家香』的廣告,在接連好幾年的推波助瀾之下,烤肉也就慢慢融入台灣社會,成為台灣人過中秋的另一個習俗。所以跟我們那兒不一樣,也不足為奇啦!」

聽學長這樣一解釋,我也覺得十分有趣,說著說著,我們到了聚會場所,跟台灣當地同學們同樂,也認識了許多來自老家同鄉的同學們,大家分享著彼此剛到台灣的頭一陣子青黃不接、兵荒馬亂的生活初體驗,頓覺自己不是那麼孤單,有種找到認同、歸屬的「患難與共」之感!

當晚大家其樂融融,吃著烤肉唱著歌,每個人還分到了兩顆柚子和三種不同的月餅:台式、廣式與蘇式,這讓我驚訝於台灣月餅的選擇多樣,也感謝主辦單位「台陸學生交流會」的居間聯絡與推廣,拉著我們這麼大群一共四十多位同學一起烤肉賞月過中秋。

吃得差不多的時候,主辦方的一位學姐終於宣布,壓軸好戲「行月令」要上場了,我們依據剛才烤肉的分組,把手機先集中收起來由主辦方保管,也不能偷看小抄,必須交出去。

一開始的簡單題馬上就過去了,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王維的「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等,就這麼來回了約莫四十多個回合,大家開始越來越難,多的是只記得一句,而根本不知作者何人,後來則進入到流行歌曲的比拚,張宇的《月亮惹的禍》、王菲的《但願人長久》(其實就是蘇軾的〈水調歌頭〉,不過由於那位女同學唱的實在太好聽,所以給分)始終分不出勝負。

願兩岸共此月光

直到最後,我憑小時候的記憶,背出了李白這首〈月下獨酌〉:「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終於為我隊得到關鍵分,取得一大箱柚子和兩大盒月餅!

那天最後,我們在全體大合唱《但願人長久》的溫馨熱鬧氣氛中結束聚會,離開時,我望著天上皎潔明月,手裡拿著柚子與月餅,默默祝禱,感謝這些台灣同學,祝福兩岸之間能夠共此月光,千里共嬋娟。

(何貝/上海)

#中秋 #烤肉 #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