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領導的民進黨全面執政,但內政、經濟、兩岸與外交等政績,卻未見起色,尤其兩岸關係停滯、陸客止步、惠台採購中斷、外交困頓,內外不安造成資金與人才加速外移,對台灣整體發展不利。深究原因,蔡政府國安團隊對美中台三邊互動形勢的誤判,難辭其咎。

蔡政府曾經樂觀認為,北京當局終究會自動調整態度,接受民進黨在台灣全面執政的現實與政策立場;同時,台灣在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中,可扮演牽制中國大陸的角色,所以採取「親美日、抗中」路線,以換取美、日兩國的支持,共同對抗中國大陸的壓力。不過,蔡政府一方面強調要維護兩岸和平穩定發展,並透過政務官人事任命、改稱「中國大陸」釋出善意訊息,另一方面又放任民進黨政府官員推動「文化台獨」,並與深綠團體「去中國化」行動合唱雙簧,讓北京當局視為玩弄兩手策略毫無誠意,原本脆弱的互信基礎更幾近潰堤。

另在美中益趨複雜的戰略競合關係領域,蔡政府一廂情願意圖扮演圍堵中國的角色,但南海仲裁案卻讓「親美日、抗中」的蔡政府滿臉豆花,台灣人民發現美日兩國隨時可以出賣台灣利益。近來美國重要國防智庫密集發表報告指出,共軍雖然在整體戰力較美軍落後,但共軍在西太平洋擁有地理位置優勢,在中國大陸沿海區域,已對美軍構成嚴峻挑戰。例如,2017年間台海若爆發中美空戰,美軍指揮官將很難找到可以持續7天空戰的基地,恐讓台海空優落入共軍手中,並對戰局造成不利影響。

由於整體軍力優勢的下降,美軍再也無法確保一旦與共軍開戰,戰局將按照美軍設想的節奏發展;共軍實力的提升,特別是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強化,意味美軍不能依靠加強作戰控制,來摧毀共軍的防禦力量並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因此,美國對中國大陸的軍事行動,必須在戰爭目標與代價間找到新的平衡點。

只要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維持穩定發展,到2025年時,共軍反介入/區域拒止能量將大增,戰略核武第二擊能力亦將更趨穩定。倘若美中開戰,中方雖損失慘重,美方亦難承受重創,日本恐將被捲入戰局。當美中雙方都無法勝利,但又不願意承認戰敗時,戰爭只好持續並重創兩國的綜合實力,導致兩國在面對其他威脅時顯得脆弱不堪。

因此,研究報告建議美中兩國領導人,應設法避免讓雙方爆發軍事衝突,並應積極建立軍事互信、危機管理及溝通機制,讓雙方能夠避免因誤解或誤判引發軍事衝突,同時也有必要透過戰略溝通管道,阻止衝突升高及戰局失控危機。

當前,台灣在共軍戰略思維中的重要性並未降低,但共軍在台海發生戰爭情形下,最大關切是美國可能的軍事干預。不過,美國在《台灣關係法》中,對台灣完全保障承諾能量,恐將受制於美中軍力消長變化的新形勢。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卜睿哲即認為,當美國整體戰略出現變化,或者美中在東亞軍力消長達到某種程度時,美國可能會改變對台灣的安全承諾。

澳洲國立大學教授懷特亦表示,美中軍力對比正在迅速改變,美國執行《台灣關係法》的軍事成本及風險將越來越高,甚至讓「美國是否協防台灣」成為一個開放性的議題,導致美國無法在軍事戰略上,提供台灣任何實質幫助。更何況美國在共軍中長程核導彈、以及巨浪二型潛射核導彈有能力攻擊美國本土威脅下,主流民意已不可能同意出兵為保衛台獨而戰。

美國面對民進黨全面執政,或許會拿出「雙重嚇阻」策略,對北京及台北提出適當的警告與保證混合使用。但這套兩面嚇阻模糊戰略,在美中軍力消長變化新形勢下,恐將難撐兩岸新局。當美國國安政策圈開始討論,是否在必要時刻改變對台灣的安全承諾時,蔡政府的國安團隊豈能繼續裝睡叫不醒呢?

我們認為,蔡總統應重組國家安全團隊,建立國安戰略新思維,發揮「友美和中」平衡路線智慧,凝聚「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共識,鼓勵美中兩國競合關係健康發展,以利解決台灣的國家安全困境,跳脫軍備競賽無底洞陷阱,讓台灣重返經濟建設發展正軌,為人民解決實際的生活問題。

#台灣關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