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眾歌手巴布狄倫獲諾貝爾文學獎,某些論者認為諾獎評審越來越趨向文學多元性,這是表象的看法。諾貝爾文學獎從頒發以來,始終固守著一個美學批判原則,也就是創新所帶來的「崇高」意義。但巴布狄倫獲獎,卻凸顯一種當代文化產業的趨勢:大眾市場中,同樣可以誕生高等文化。

在文化研究中,文學批評固然自成系統,但由於修辭學、雄辯術早從希臘羅馬以來,就被列入「藝術」的行列,使得文學批評也融入美學理論的視角,尤其詩歌更被當成「精緻藝術」的一大類型,因此從美學角度看,巴布狄倫獲獎只不過是詩歌作為一種文字藝術而被納入評選範圍的結果而已,如同葉慈、T. S. 艾略特等獲獎詩人與傑作,並沒有特別之處。

然而從文化產業角度來說,巴布狄倫出身大眾流行音樂,如今在諾貝爾文學獎脫穎而出,無非彰顯一種近代文化現象:高等文化不再是學院派的專擅,在自由流動的市場中,大眾市場也能誕生高等文化。

什麼是高等文化?套用義大利文學家暨評論家艾科所說:現代主義判斷藝術價值的標準在於新奇多變,也就是創新與突破所帶來的多元與複雜意涵。這是高等文化、低等文化的最大區隔所在,是人類邁向「無限」與「崇高」的生命征程,必須予以致敬。

因此,仔細分析諾貝爾文學獎評語,絕大多數獲獎者都是以其在某個文學領域所獲致的突破與創新而戴上桂冠,不管艾略特或高行健、莫言都是如此。事實上,這個評判的價值基準並非僅限於文學獎,可以說,每種諾貝爾獎都在獎勵吾人追尋與探索未知境界的努力與成果。

以往,高等文化被認為是嚴肅藝文界與學院派的專擅。大眾市場不斷複製同樣的賣點,尋求最大商業利益,因此只能產製出低等文化。但到了20世紀下半葉之後,高等文化與低等文化的區分越來越困難,一個主要原因是,高等文化被充分吸收納入文化商品中,使得文化與市場的關聯不再成為高等與低等文化的有效區分原則;而傳統認為高等藝術文化作品具有非營利、有機、原創與自主的特質,大眾文化文本則屬於營利的、機械化、公式化與商業化,這兩者之間的對立所應用的價值論述也不再適用。

因此當代文化觀察認為,高等或低等的分別已不存在於某種固定的文本範圍,而是每個文化領域內都能出現高等與低等的區隔。換句話說,學院派如果重複以往的賣點,老是畫印象派,或不斷重複演奏灌錄貝多芬,這樣的學院派無非也在產製低等文化而已。

在通俗音樂領域中,巴布狄倫從未滿足並停留在一種固定的商業賣點上;相反地,他的音樂觸及社會、政治、人生等多樣命題,探索可能的表現方式,使得他的詩歌完全符合追尋創新與突破的崇高法則。大眾商業市場也能誕生高等文化,這是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彰顯的最大意義。

(作者為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

#巴布狄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