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領意見不一,蔣最後同意放棄瀋陽,集中全力保住錦州,將領們都接受這一主張,但把希望寄託在美國人干涉。到9月時,東北只剩下3座大城市:瀋陽、長春、錦州,以及連接這3個城市的3百哩鐵路沿線。共黨要的是錦州,因為一旦此城失守,其他兩座城市的生命線就被切斷了。共黨調兵遣將。國民黨也在調兵,透過陸路,鐵路以及少量的空運。

錦州之戰開始於1948年9月12日。一位美國外交官的約翰.F.麥爾比當時正飛往瀋陽,他於9月23日作了如下日記:「沿北向的滿洲走廊,共產黨的大炮正有計畫地把錦州飛機場炸成一片廢墟。第2天,也就是9月24日,共產黨軍隊進一步向前推進。24小時後,蔣命令衛立煌帶15個軍團殺出瀋陽,解錦州之危,衛卻裹足不前。」

高級將領參加中共

10月1日,共黨完成了對錦州的包圍圈。北面25哩的義縣也是在當日被攻占,蔣到瀋陽主持會議。他命令增加7個軍團投入錦州戰場,但衛將軍直到10月9日才執行救援命令,他只帶了11個軍團來,還不是15個軍團。10月6日,蔣介石飛到葫蘆島,命令那裡的軍隊開赴錦州。有的遵命而行,但因兵力過於分散,很快就被共黨各個擊破。

衛立煌曾在1938年祕密提出要求參加中共。中共請衛暫時留在國民黨裡,衛立煌怨恨蔣中正沒有重用他。有個叛逃中共幹部告訴蔣,衛是中共的人。蔣任命衛立煌是美國人的推薦,美國人欣賞衛在緬甸的作戰。衛立煌接到蔣的召喚時,人在巴黎。他跟中共互相配合的第一件事,是按中共的意思,把軍隊集中在幾個大城市裡,使90%的東北,一槍不發地成了共產黨的地盤,這些大城市變成幾個孤島。衛立煌於無視蔣介石的再三命令,拒絕調動部隊。蔣撤了他的職,衛立煌去了香港。1955年衛回到大陸,1960年在北京過世。

錦州及東北各地區,未被俄國人拆卸運走的工廠,被國民黨接收,但他們不能使經濟復甦。只有少數幾家工廠在低水平運轉,而大部份所得又落入他們的私囊。國民黨接收大員搬進了日本人騰空的漂亮住宅。錦州市長韓先生原是當地的一位「窮小子」,他透過沒收日本人和漢奸的財產,成了暴發戶,娶了幾個姨太太。市政府被當地人稱為「韓家大院」,因為裡面大多數官員都和他沾親帶故。國民黨占領後,許多有錢人都被冠上「漢奸」的罪名,而從監獄裡釋放了出來的人是靠「貢獻」財產換來的,老百姓盛傳國民黨大員靠沒收財產發大財。

官場腐敗現象越來越嚴重,蔣不得不設立「打虎隊」追查貪官汙吏。「打虎隊」號召人們起來揭發貪汙腐敗。但事實證明,這不過是向富人勒索錢財的方法之一。內戰越演越烈,駐守錦州的士兵猛增。中央軍軍紀律還算好些,那些雜牌軍,就只能「靠山吃山」了。

中共占領了東北北部和大部份農村。國民黨擁有除哈爾濱外的主要城市、海港和大部份鐵路沿線城鎮。到了1947年末,這個地區的共產黨軍隊第一次在數量上超過了他們的對手。那一年他們打垮了20萬國民黨軍隊。有許多農民參加了共產黨軍隊或支持中共。最重要的原因是共產黨在農村實行了一場「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

由於中共控制了錦州四周大部份的農村,國軍加強了入城檢查的關卡。農民不願進城賣東西,因為他們在通過關卡時常受盡刁難,被敲詐勒索,產品有時甚至被全部沒收。城裡的農產品價格天天飛漲,加上奸商和貪官操縱,情況就更糟了。

政府剛到時,發行了一種新貨幣,稱為「法幣」。人民把全部積蓄換成法幣存起來。

過了一陣子,法幣被「金元券」、「銀元券」取代,但沒法控制通貨膨脹。「金元券」、「銀元券」貶值速度驚人。

1947年到1948年之交的那個冬季,經濟形勢每況愈下。抗議食品短缺和物價飛漲的遊行示威此起彼落。1947年12月中旬,兩萬飢民搶劫了市內軍隊的兩座糧倉。經濟崩潰了,但有一個行業卻很興旺:賣年輕姑娘到妓院或給有錢人做奴僕。乞丐滿街都是,賣兒鬻女多不勝數。

國共相爭知識分子

錦州當時有一所新大學:東北大學,老師和學生是從共黨控制的東北北部逃出來的,共黨在哪裡一度實行嚴厲的政策,許多地主被處死,城鎮商店老闆和小產業主被批鬥,財產被沒收。知識分子多出身富家,他們不是目睹了家人受罪,就是自己遭殃,於是紛紛南逃。

流亡大學是國民黨和共黨爭奪知識分子的「戰場」。國民黨看出東北局面江河日下,開始打算撤出,於是鼓勵師生向南方「流亡」。

儘管共黨政策有了改變,不少人仍決定南逃。6月下旬,一船師生到達天津。上岸後,他們發現既沒食物,又無住處。(待續)

#錦州 #衛立煌 #流亡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