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聯選字本非大事,「自冉」事件引發的爭議,卻讓總統府的政治盤算被模糊了焦點,難怪總統府對外界所有批評,都做出超乎異常的大動作反應。

蔡政府緊緊掌握每一個高揚台灣主體性的機會,今年春節一改原本四平八穩的作法,特意從台灣文學作品尋找辭句,並刻意強調是總統府春聯祝詞首次取自台灣文學,刻意與過去引用中國經典文學作品作法相區隔。要不是在選字上弄巧成拙,今年的春聯應該會變成一次宣揚台灣文學的機會。

重視台灣文學很好,問題出在對台灣文學的詮釋。根據總統府新聞稿,賴和先生被尊為台灣新文學之父,卻刻意忽略賴和在日據時期堅持漢文寫作的民族氣節,這是當時台灣人民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一種鬥爭形式,更何況所謂台灣新文學,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是深受大陸五四運動的影響。但這顯然與當下政治氛圍格格不入。

若真要完整呈現賴和作品的整體風貌,可能還會強化台灣文學作為中國文學一部分的認知,而不是將台灣文學與中國文學切割成為相互獨立。這當然不是總統府所樂見,所以只蜻蜓點水突出賴和的台灣性,卻忽略他的中國性。

但這絕不是對賴和的真正尊重,而不過是又一次對台灣先賢的政治消費。這再度證明「去中國化」政治操作的虛偽,原本台灣就與中華文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即便是日據時代,台灣人也不改其志,並湧現出眾多優秀的文學作品。

總統府若真心重視台灣文學,呈現全貌才是最起碼的尊重。

#賴和 #自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