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央視春晚是大陸春節萬眾矚目的焦點,而每年十幾億人次的春運大遷移則總讓人瞠目結舌。但近年來,網路視頻讓年輕人不再守著大年夜看春晚,農民工不願進城也讓回鄉之路不再擁擠,反倒網購及旅遊成為現今春節最夯的話題。今天的大陸已經不是我們曾經以為的大陸,連帶著大陸經濟也有了不同以往的異變。

大年初一,《經濟學人》以文章〈金雞勃發,中國最大的節日正在全球化〉來描述大陸消費力的全球震撼。文章提及從東南亞、歐洲到東京,都開始用各種方式慶祝中國新年,甚至美國、加拿大、紐西蘭還發行了雞年紀念郵票,這全因春節高達600多萬在世界各地旅遊消費的大陸觀光客,於是乎我們看見英國首相發表大陸春節講話,達沃斯論壇提早舉辦以避開中國新年。

春節過後,《經濟學人》再發新文章〈兩個默默無名的本土智慧型手機製造商如何爬上頂峰〉,點出大陸經濟的另一個異象。這篇文章談論了大陸OPPO及Vivo手機如何在2016年異軍突起。在2012年,這兩家手機公司合起來的市占率不足3%,但如今卻位列全球前5。而這一變化的主因竟在於大陸消費的增長點已經大幅轉移到小城市的中產階級。OPPO通過在中小城市開設了20多萬家實體零售店快速占領了市場。回鄉路徑的反轉、消費的升級、下鄉及虛擬經濟的靠攏實體,都告訴我們大陸經濟正經歷著台灣人看不懂的異變路徑,它將顛覆我們對大陸習以為常的商業認知,也會扭轉各國企業在大陸的戰略布局。

房地產業的變化最先反映出這個異變,人口拐點加上經濟增速的調整換擋,讓一、二級城市房價在房地產調整政策出台後紛紛回調;房產稅傳聞、首貸利率的上調讓投資客縮手,搞得三、四級城市去庫存壓力陡升,大陸似乎從增量進入了存量房時代。經濟火車頭的換檔使得相關產業跟著放緩,而寬鬆信貸周期走到尾聲加上互聯網創新的遭遇瓶頸,大陸的經濟只能在更廣泛的新經濟領域,包括醫療健康、高端製造到消費升級找尋異變。2017注定成關鍵年,並充滿了不確定性。2016年美國川普的橫空出世、英國的公投脫歐已讓世界變得無法捉摸,2017年秋天的十九大還將火上澆油,讓大陸經濟的異變更加詭譎難測。

對台灣而言,在經歷了習以為常的寬鬆信貸及苦悶失落之後,截然不同的緊縮周期又將來到。這不僅意味著資產價格將發生極大的變化,同時信貸周期的逆轉還可能帶來不同以往的金融危機。對像富士康、華碩這些高科技企業而言,除了得應付大陸人口的紅利不再,他們還需苦惱如何與越來越民粹的各國政府處理好彼此關係。高科技企業已從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突然落入因遭民粹主義追打而無所適從的一群。這正是《經濟學人》大年初一〈大撤退,跨國企業正遭遇麻煩〉那篇封面故事所描寫的跨國企業進退失據。

我還想向台灣傳統企業呼籲,未來的經營需要回歸本源、回歸創新。如果一個企業在創新上沒有突破,則很難形成核心競爭力面對大陸異變。台灣各個金控更要回歸專業,想方設法伴隨優秀企業成長,並在過程中為他們提供專業,才能分享其在大陸成長的果實,而不是只會利用信息套利在資本市場興風作浪。

儘管大陸互聯網遭遇了發展瓶頸,但這讓我們更意識到融合才是未來趨勢。新消費時代已經到來,康師傅、統一企業大陸業績的下滑告訴我們,線下的品牌要到線上做平台,更多的線上品牌要在線下開體驗店。新消費模式的特點就是成本效率及購物體驗。新消費模式下的轉型絕不僅僅是產品層面的轉型,而是經營思路、商業模式,以及零售形式的徹底大變革。在互聯網實體化趨勢隱然成型的今天,我仍告訴自己要看好台灣企業在大陸的競爭力,雖然我知道能夠看懂商機、懂得隨機應變、善於融合的「新台灣企業」一直鳳毛麟角。

(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新台灣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