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8月,柬埔寨首相施亞努親王訪問北京和毛澤東與周恩來會面,並在9月中向美國處理聯合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華德‧羅伯遜轉達,中華共領導人「他們關切的是,這些外島被用來作為突襲中國大陸和實施封鎖。」

大陸開始砲擊金門

在遭受砲擊之後,國民政府立刻尋求美國全面的軍事支援。1958年至1962年擔任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司令的海軍中將史慕德,在別無選擇下只能告訴蔣介石,根據《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海軍是無法直接涉入其中的。然而,美國以其它方式來進行軍事援助:「我方可以、也確實能夠接管台灣本島的防衛,如此一來能讓蔣介石釋出軍力來防衛及運補外島。」於是,中共砲擊金門一事立即引來第七艦隊。

1958年9月24日,當一艘國軍戰車登陸艦(LST)遭到共軍魚雷艇攻擊時,美軍驅逐艦「霍普維爾」號(USS Hopewell, DD-681)前去協助時,僥倖地避開了一場中美之間的直接衝突。 霍普維爾號接到的命令是,避開戰鬥,除非遭受攻擊否則不准開火。共軍巡邏艇圍住該艘驅逐艦,可是選擇不開火射擊。對此僵持局面的一項記述認為:「雙方謹慎以對,因此避開了共軍與美軍隊在台海的首次潛在性衝突。」

到了1958年9月中旬,美國海軍已經在台灣附近派駐5艘航空母艦與其它護航船艦,另外還有兩艘航空母艦在開往台海的途中。10月1日,能發射核子砲彈的M115型8吋榴彈砲被送上了金門,這向中共傳達了明確的訊息。此外,利用此時機提供了國軍先進的響尾蛇飛彈。在1958年9月24日的空戰中,國軍F-86F型軍刀式戰鬥機表現亮眼地擊落10架米格機,此外還擊傷兩架米格機,本身並無任何戰損。這是空對空飛彈首次的擊落戰果。

更為重要的是,美國海軍保護了補給金門的海運航線。1958年9月底,台海巡防艦隊奉命協助國民政府運補金門,藉由供應登陸船艦,外加護航艦和支援部隊,以保護國民政府的運補船團。9月6日,國軍首批由美軍護航,代號為「閃電」計畫的運補船團裝載著重要的補給物資抵達金門。

台海巡防艦隊包括重巡洋艦「海倫娜」號(USS Helena, CA-75)在內,有4艘驅逐艦與兩艘巡洋艦負責護航。國民政府透過美國海軍的協助,開始對自9月中起就被中共砲火封鎖的金門補給大量物資。9月19日,總計共有9次運補船團抵達金門,最後四次的運補平均都能運送151噸的補給品上岸。

最重要的任務是要護送補給船抵達與撤離金門。飛機在金門周圍25英哩的範圍內提供反潛與水面偵察的支援。美國軍機受命至少要遠離中國大陸海岸線20英哩,軍艦至少要離海岸線3英哩。美方警告自己的軍艦,不得朝中國大陸射擊。無論如何,根據新發佈的特別接戰規定,「授權美軍指揮官,如果中共在領海內或國際海域攻擊中華民國海軍,汝得以對敵對水面船艦進行作戰。」同時,美國海軍人員對國軍實施密集的訓練,以確保他們能順利執行運補作業。

華盛頓並非毫無條件地支持國民政府。比方當蔣介石告訴史慕德中將,他想派遣台灣軍機去轟炸中國大陸時,華府方面擔心此舉會提升衝突狀態。根據史慕德的說法:「我方海軍做過研究後向國民政府證明,他們每轟炸成功敵方一門砲,就有可能要損失一個中隊的戰機。當然,這是他們無法承受的代價,他們相信轟炸砲陣地的提案有窒礙難行之處。」

1958年9月底,中共透過印度傳遞一份訊息,如果國民政府要從這些外島撤軍,中共是不會攻擊他們的,同時北京方面不會急於收復台灣。中共的領導人,顯然十分關切美方進一步的介入,在下令砲擊金門時,要確定砲兵「不得瞄準美國軍艦」。然而,對於美方提出在中美進行談判解決危機之前,先行停火的要求,毛澤東拒絕接受。因此,談判解決顯然非可行之道。

中蘇之間日益緊張

在這些事件的背後,好幾個重要的外交因素也助長了第二次台海危機。中共決心要打破國民政府的封鎖行動。此目標是與中共近來所採取的「大躍進」經濟計畫,進而造成中蘇關係緊張有所關連。

在毛澤東決定砲轟金門之前,並未事先徵詢蘇聯的同意,此舉被形容成「不僅是對台北與華盛頓方面的挑戰,也是對莫斯科宰制國際共產黨運動的挑戰。」(待續)

#金門 #第七艦隊 #蘇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