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1960年的中蘇公開決裂以後,中共取得先進軍事裝備的主要管道就此消失了。1962年那場遲來的第三次台海危機是透過外交手段,而非武器衝突來解決。然而隨著中蘇關係決裂,對解放軍的科技能力帶來了負面的衝擊,以至於破壞中共侵略台灣的能力。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的一團混亂更惡化了此種局勢,因此發展海軍所能取得的資源變得更為稀少。

此種威脅層級的降低,使得1960年代的台海巡防艦隊產生了重大變化,包括了納編的軍艦變少、噸位也變小。然而在整個60年代,美國海軍依然維持著偵巡的任務,並持續到70年代末期。隨著美國提升在越南行動的態勢,台海巡防艦隊與封鎖北越的行動緊密地結合。因為越戰的關係,在整個1960年代的大多數時間,中美之間依然維持著高度的緊張關係。

台海危機三度爆發

1969年的中蘇爭議,代表著長期等待改善中美關係的一項契機。美國國務卿季辛吉下令美國駐台大使通知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1969年11月起,會減少台海巡防艦隊的任務。

台灣提出抗議,季辛吉則回覆說「(我方)不會改變(把台海巡防艦隊)從固定巡邏的形態,變更為週期性巡邏的。」華盛頓在降低海軍偵邏任務的同時,也決定要修正美方對戰略物資的禁運,這是對北京釋放出的一個潛在訊息。根據季辛吉的回憶錄,「北京方面……理解」這些訊息。然而,甚至連尼克森1972年歷史性造訪北京之行時,都未能解編台海巡防艦隊。台海巡防艦隊之後還持續了7年時間,直到1979年中美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才結束。

1958年之後,台灣海峽依然維持著高度的緊張局勢。1960年美國舉行總統大選,這些外島成為激烈辯論的話題。尼克森指控甘迺迪缺乏以武力保護這些外島的決心。1960年代初,解放軍明顯在金門的對岸地區集結部隊;1962年春,解放軍開始在台海地區部署額外的戰力。這些舉動激起了通稱的第三次台海危機,並促使美國作出迅速的外交回應。

第三次台海危機的背景,是基於毛澤東決心要清償中共積欠蘇聯債務,所引起的嚴重饑荒。各方估計數字雖然有差異,但一般認為1958年至1961年的「大饑荒」曾造成數千萬人的死亡。糧食短缺的情況一直延續到1962年,同年5月開始,超過十萬名難民蜂擁越過邊界逃至香港。國民政府利用此次危機,同意接收所有想要前往台灣的難民。兩天之後,美國政府同意接受數千名中國難民。

甘迺迪政府上任時,鑒於中蘇分裂的發展以及饑荒所造成的人道危機,考慮要放鬆對中國的貿易管制,不過政府還是拒絕了此提案。事實上,史慕德將軍事後坦承,國民政府當時竭盡全力在惡化此次危機。

舉例來說,國民政府在美國的同意下,投送部隊至中國大陸進行敵後破壞任務:「他們搭乘小型潛艇,在入夜時以2至30人小部隊登岸,然後前往共產黨那些能夠滋擾外島的火砲陣地。對共軍砲組割喉之後,這些人員就會接著消失無蹤。當中共疑惑為何火砲並未射擊,經過調查才會發現這些人都被割喉了。」不過這些破壞任務不僅是騷擾敵軍而已,也是國民政府試圖實施「反攻大陸」的一部分。

為了回應難民潮,以及害怕台灣有可能充分利用大躍進運動的全面崩解,盤算對中國大陸發動攻勢,在金門與馬祖對岸的解放軍,調遣更多的師級部隊進駐。1962年春,國務卿魯斯克經由美國情報單位的查核,確認解放軍已經調動6至8個師前往台灣對岸的沿海地區。然而,中國還未顯示出聚集帆船的跡象,因此魯斯克推論共軍的調動有可能是基於本能上的預防措施。

警告中共切莫妄動

1962年6月27日是建立台海巡防艦隊的第12周年紀念日,甘迺迪警告──顯然是他在競選時,就認定台灣的安全是仰賴於這些外島的安全──如果中共攻擊這些外島,他的政府會支持保證協防台灣的《1955年台灣決議案》:「對外島的任何威脅……必須依該決議案對台灣安全與該區域和平的更廣泛意涵來加以判斷。」同時,美國官員也向北京方面確認,華盛頓不會支援國民政府攻擊中國大陸的行動。美國駐台大使甚至警告蔣介石,《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並不表示美國會支持台灣反攻大陸,同時「在人民心中建立起美國有此責任的印象是錯誤之舉。」

緊張局勢持續緊繃,不過並未導致軍事衝突。也許可以說甘迺迪政府靠著美國海軍在此地區的軍力,以外交手段解決了此次危機。華盛頓利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當中文字上的模稜兩可,順利降低了此次爭端。然而在1960年代初期,為確保協助台灣能夠足以充分地自我防衛,美國也開始提供國軍威力更強大的飛彈。國府高度曝光的飛彈試射,是意圖要向中共傳達警訊,不要試圖發動跨越海峽的侵略行動。(系列完)

#第七艦隊 #國軍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 #台灣決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