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公開撰文,以篤定的口吻直指:「馬的親信如羅智強、蕭旭岑等在商議滅王事宜,並有人看見他們用加密電話和黃世銘聯絡。」這一直是台灣最大的問題,造謠不用負責任。更可悲的是,一個資深評論者,讓千秋筆淪為烏賊嘴。

先無奈「行禮如儀」地聲明一個再確定不過的事實,我不但沒有用「保密電話」和黃世銘連絡過,也沒有用「任何電話」和黃世銘連絡過。事實上,我根本就從不曾和黃世銘連絡過,不管是在總統府副祕書長任內或任外都沒有。如此確然的事實,長年評論的南方朔竟可以顛黑為白,公然造謠,何故?法院一直在幫這種人的抹黑言論背書。

我有2個選擇,不理他,然後,綠媒與名嘴們就會以此為本,大加渲染。另外,告他,但這個案子進到法院後,很可能的結果是,造謠名嘴會開始牽拖,就像周玉蔻在法院的辯詞,這是聽張三說的,然後張三說是聽李四說的,李四說是聽王五說的,就這麼無邊際的「聽說」下去。

而法院很可能,就把「聽說」當成了「合理查證」,判我敗訴,於是我花錢、花時間打一大輪官司,還可能再被法院踹一腳。

請問,你是南方朔、周玉蔻,造謠有什麼好怕的?

當然,也可能遇到不接受「聽說」卸詞的法官,多年後得到報紙一角的道歉,但因名譽受的傷、失去的工作、被抹黑的歲月,全都回不來了。

更重要的是台灣因此被歪曲的公道。在台灣,司法關說之所以可以堂而皇之,就是有南方朔這等人,他們不去聲討司法關說對正義的為禍,卻甘為王金平、柯建銘等司法關說之徒造謠抹黑他人,擔當他們堂前的筆刀口劍,成為司法關說者最好的護衛隊與遮羞布。不能坐任這種造謠歪風傷台灣的公道,所以,給南方朔24小時內道歉,否則我雖不願消耗司法資源,也只能提出訴訟,以正視聽、張公道。

首先,我從沒有用「任何電話」和黃世銘連絡過,事實上,我根本不曾和他連絡過,擔任總統府副祕書長前沒有、擔任總統府副祕書長時沒有,連卸任總統府副祕書長後至今也沒有。

二、南方朔不要把人人都當成蔡英文,我可不像2005年的蔡英文,好大威風,凌晨4點主動電召檢察總長和她密會。

三、睜眼說瞎話就是南方朔的水準?我不想浪費司法資源,但也不能任令名譽受汙,所以,給南方朔24小時內道歉,否則,法院見。

四、南方朔說,此一「胡說之本」,是侯漢君,若然,請侯漢君不要當放箭小人,有膽量「公開說出來」,我一樣告。

可悲台灣,被一群司法關說者的護衛軍、遮羞布,搞成了司法關說者的美好天堂!

千秋之筆,竟成烏賊嘴。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南方朔 #洩密案 #馬英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