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日前披露「國家保防工作法草案」全文共31條(下稱「保防法草案」),社會各界對其內容多持保留立場,部分人士更指出,保防法草案授權主管機關行使職權之廣泛,甚至比白色恐怖更恐怖。此外,亦有論者指出,我國早已於2005年制定「國家情報工作法」,情報機關本可基於職權,對足以影響國家安全之資訊,進行蒐集、研析、處理及運用,因此並無必要疊床架屋制訂「國家保防工作法」。

除上開意見外,筆者認為主管機關更應嚴肅面對者,實乃保防法草案的違憲疑慮。舉例而言,依保防法第12條第1項規定,除了民選公職人員之外,擔任政府機關職務的特定人員及國軍人員,經主管機關指定者,應強制接受安全查核;必要時,尚可一併查核當事人之配偶、三親等內親屬或同財共居人員。

保防法草案所規定的「安全查核」,其內容包含「受查核人之戶籍、國籍資料、刑事案件紀錄、行政懲戒或懲處資料、品德素行及內部考核資訊、金融徵信及財稅資料、醫療紀錄、心理測驗或科學儀器檢測資訊,及其他確保職務安全性所需之資訊。」同條第3項則進一步規定:「安全查核未完成或未通過者,不得擔任第一項職務。現職人員未通過安全查核者,應調離該職務。」

依上開規定,主管機關認為必要時,即可將查核對象擴及於當事人的「三親等內親屬」,已有過度侵害人民隱私權之疑慮。再者,其可調閱之資料,甚至包含屬於主觀道德評價的「品德素行」紀錄,並以此作為安全查核之考量因素,此恐不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及「不當聯結禁止原則」。此外,其他如「刑事案件紀錄、行政懲戒或懲處資料」,若當事人已因該行為遭受處罰或處分,而法院或作成處分機關根據當時的個案情狀判斷,並未認定其不適合擔任公職,則事後再以「安全查核」為理由禁止其擔任職務或將其調離現職,亦恐將違反「雙重評價禁止原則」及「比例原則」。

憲法第18條規定人民有服公職之權利,乃係保障人民有依法令從事公務,暨由此衍生享有之身分保障(釋字第575號解釋參照)。以「免職處分」為例,因其嚴重影響人民服公職之權利,釋字第491號解釋乃明確指出,對於公務員之免職處分,應踐行「正當法律程序」,例如作成處分應由機關內部組成立場公正的委員會作成決議,而非由機關首長自行決定是否作成免職處分,而且委員會的組成,由機關首長指定之人及由票選產生之人數比例,應力求相當,以免委員會形同虛設。

就保防法草案規定之安全查核而言,草案固然有給予當事人陳述意見及申辯的機會,但卻未配套設計作成決定時應遵守的正當法律程序,倘若對照保防法草案第5條的「文件調閱權」,以及第7條的「查訪詢問權」,均僅授權機關首長自行決定即可行使,則基於安全查核的結果對於人民服公職權利影響極為重大,保防法草案所規定之程序卻過於簡陋,恐亦不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

保防情搜對於國家安全固然重要,但不能因此犧牲人權保障,更何況保防法草案第1條已明揭本法之立法目的,除維護國家安全外,亦同時寓有保障人民權益之用意,故保防工作之相關立法,自應遵守憲法保障人權之基本原則,方屬妥適。(本文作者理律法律事務所劉昌坪律師,文為筆者個人見解,不代表事務所立場)

#理律法律事務所 #劉昌坪 #國家保防工作法草案 #保防法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