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長期低薪問題,迫使人才外流日益嚴重。(報系資料照)
台灣長期低薪問題,迫使人才外流日益嚴重。(報系資料照)

近10年台灣高端技術人才外流問題日益嚴重,近年高學歷青年也開始流向海外,《中國時報》4月3日曾發表社論〈人才持續外流,台灣將走向崩壞〉,就在提醒政府要慎謀對策。適巧行政院與民進黨立院黨團日前「便當會」,討論國發會草擬「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聘僱法」,擬鬆綁吸引外籍白領人才來台限制,放寬簽證、居留、保險、租稅、退休等規定,營造對外籍人才更友善的工作環境,甚至考慮是否要給予外籍白領租稅減半的優惠。

中研院6年前已提出「人才宣言」報告,指「我國正面臨空前的人才失衡危機」,台灣「已然成為高階人力的淨輸出國」。所謂的人才流失,一是台灣本身人才外移,另一是無法吸引外籍高階白領來台。但6年多以來,人才流失危機持續惡化,毫無改善跡象。

行政院終於要對外籍白領來台鬆綁,我們不但支持,而且認為鬆綁幅度越高越好,應該盡快通過進行。但也必須強調,蔡政府反中思維很可能讓此政策目標難竟其功,因為政策雖然把「港澳人士」納入,但排除大陸白領。以企業界的需求而言,此「排除法」勢必讓政策效果大打折扣。

另外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則是台灣本地人才的外流,台灣海外就業人口一直缺少可信的官方調查資料,不過,日前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一份「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統計」,統計顯示,2015年台灣人赴海外工作的人數為72.4萬人。大多數人都認為這個數字是「低估」了,台灣海外就業人數至少在百萬以上,甚至單單是在上海就號稱有百萬台灣人居住。

即使只是一個低估的數字,相較10年前2005年的34萬人,台灣海外工作人數已然倍增。更值得注意的是過去海外就業者的年齡以30歲以上為主要族群,但現在則是25到29歲者比例最高,至於工作地點,不必猜測,當然是大陸,占近6成。

這份資料顯示了許多訊息,值得政府好好解讀與正視。早期赴海外就業者多是專業與技術高、或已有相當資望者,如許多大專院校名師被挖角到大陸,新加坡、馬來西亞也來台尋找醫療專業人員;產業界則是從記憶體到LCD、IC設計再到半導體等專業人才,一批批地被挖角到大陸。但現在則變成以年輕人赴海外就業為最大族群,原因是台灣的薪資低、機會少、就業長期展望不佳,許多年輕人寧可赴海外,且主要是大陸,尋找新機會。

更值得警惕的是,海外就業者學歷有超過7成是大專以上,這個數字遠高於全體勞工的平均值。這代表的是台灣人才的流失確實是以高學歷的專業人才為主,且有年輕化的趨勢。

其根源在台灣的民間投資不足,未開創新且有關聯性高的產業,即使是原有產業的重大投資,也時常因卡在各種「非經濟因素」,包括環保抗爭、行政效率低落等而難進行,國光石化案中止,就明顯讓台灣失去一個機會。如果台灣有夠多的民間投資,不斷創造出就業機會,年輕人赴海外就業的壓力就小;投資多讓企業必須在勞動市場搶人,薪資也有拉高的機會。但因為投資不足,讓台灣薪資低落難增加,增加的就業機會也少,終而讓海外就業持續增長。

蔡總統在就職演講中,曾承諾要「幫年輕人加薪」,但上台近1年來的所作所為、所提出的各項政策,都反而讓人才外流壓力更大。兩岸關係僵局、陸客觀光大減、一例一休等政策,讓相關產業受挫,從南到北到處是要出售的觀光旅館;能源政策導致的供電風險、挺環保勞工卻不挺企業的作法、各種抗爭加遽的趨勢,則讓企業對投資遲疑觀望。這兩大因素都讓就業機會增加少、甚至會減少,台灣人才外流趨勢恐怕因此將更形嚴重。

如果蔡政府不能反省,不願檢討現有錯誤的政策,包括兩岸政策、能源政策、產業政策以及環保與勞工政策,即使祭出外籍白領的鬆綁政策,也難吸引外籍白領來台工作;而國內人才的外流則可能進一步惡化。台灣是一個「人才淨流出國」的情況恐怕更無反轉之日。

#人才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