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病人或家屬都有追求活下去的權利,但由於台灣的醫療資訊不夠透明,部分醫師沒有務實面對真相,只是給予病人縹緲的希望。因此在臨床上,我們經常看到很多癌症末期患者仍到處打聽哪裡有抗癌新藥或中藥;有的病人即使已有多處癌轉移,卻還接受只切除一部分癌組織的手術,根本無助於病情的恢復,而是徒增病人與家人面對癌症的無奈與煎熬。

我常與年輕醫師討論,身為醫師做任何處置並非以增加自己臨床經驗為目的,而且要經常捫心自問:「開這檯刀、做這項化學治療,究竟能帶給病人什麼意義與價值?假如病人是我的家人,我會有不同的決定嗎?」如果表面上似乎很「執著」為病人盡力,卻沒有以患者與家人最大的利益為考量,這又有何意義呢?

我的媽媽生前曾在台大醫院住院一段時間,當時醫療團隊都很盡心盡力照顧媽媽,在預計終於要出院的前一天傍晚,媽媽突然心跳停止。哥哥立刻打電話給我說明情況,我們兄弟討論後決定讓媽媽好走,哥哥等我上台北趕到醫院,一起在病床幫媽媽拔除氣切管、洗腎管…,再將所有傷口縫合,家人當然都不捨與難過。然而,既已曾經努力給予媽媽活下來的機會,我們就必須勇敢面對生命的無奈。

治療腫瘤的內科與外科醫師除了醫療專業知識外,也必須傾聽病人與家人內心的聲音,大家共同面對治療的抉擇,幫助病患與家人踏上一條心無罣礙的路。此外,健保署也積極推動安寧共同照護試辦方案,讓醫療團隊、病患或病患家屬可以充分溝通,尋找對病患身、心、靈,最有品質的適當治療,也追求減少不必要的無效醫療行為。

(作者為中央健康保險署署長)

#癌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