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們得了情愛過深的潛水夫症,再也無法親近。一旦親近就是傷害,所以我們需要慈悲……」台灣作家鍾文音的《慈悲情人》一書,早在去台灣交換學習前就已經讀過了,一直以來,我是個比較冷感、孤僻的人,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大學雖然交過幾個男朋友,但往往都是過沒多久就無疾而終。

我喜歡學習,閱讀,喜歡看比較生冷、可以思考的書籍跟電影。我喜歡慢慢的說話、走路,但也許同齡層的人比較急躁冒進,就算是比我大上一、兩屆的學長,也是秉承著社會一貫的套路,唉,這群毛孩子,全身散發著青春躁動的荷爾蒙,約了幾次會就想更加親近,親近後就想要的更多,而我,卻是不能接受。

戀愛是更高的追求

決定來台灣交換半年,必須承認確實受到了台灣這些年來一連串小清新電影的強烈影響。在我們不斷走高顏值、小鮮肉的惡劣電影環境當中,雖然有著極高的電影利潤回收,但是劇情走向、演員演技、故事刻畫等大多數都令人慘不忍睹。

愛情啊,愛情。這些年來難得有幾部好電影、戲劇如《致青春》、《匆匆那年》,講述那些從學生時代開始的美好愛戀,進了社會就變質,人變得現實而功利,感情變得不再是那樣純粹,而是加入了各種各種計算、安排、規畫。

父母或親戚問你找對象沒,對象家境如何,有房有車沒有?未來想做什麼?別再讀研啦……只是,好像沒有從這個社會聽到的是,你愛他嗎?他愛你嗎?你們的感情穩定嗎?你們有共同的興趣和喜好嗎?還有,你想跟這個人過這一生嗎?

是的,我知道的,我們的生活並不能始終那樣單純美好,但戀愛於我而言,是一種更高層次的精神追求。戀愛當然不能當飯吃,現在的戀愛,也不代表會一路走到未來的人生裡頭,但是,幸運的走上了這條勉強堪稱「知識分子」的道路上,讓我腦子裡想了更多更多,作為一個人,除了滿足基本生活所需、還有更多的心靈層面的空隙,需要去填補,追求更好的溝通對話,來澆灌我們的精神。

欣賞會讀詩的男孩

因此,許多人批評台灣的小確幸,我卻不這麼認為。當然,經濟發展是應該追求的,但是難道人窮,就沒有追求心靈滿足的權利嗎?難道,婚姻與感情,各種人際互動的情誼、愛戀,在我們的生活已經無時無刻不跟競爭力、速度綁在一起的同時,還要這樣被所謂的「效率」、「投資報酬」的概念束縛著嗎?

我在台灣,學習到的不只是課堂上,自由不著邊際的發想與討論風氣,這裡的討論,沒有自我審查、沒有禁忌,更重要的是,這裡的人與人之間,縱然有對於未來自己人生的規畫,卻同時追求著自我實現與個人小世界的圓滿狀態。這裡的生活步調很慢,相較於我待了多年的北京,一切追求快狠準,台灣的空氣,更顯得自在自適。當然,在這裡,我也遇到了讓我很欣賞的人。

還記得是在古典詩詞鑑賞與創作的一堂課上,碩士班的助教學長每周會排兩個小時的課後輔導與解說,每個周五下午,班上的同學們會把自己的詩作或者是對詩詞的賞析互相傳閱分享。

助教學長是個很溫柔纖細的大男孩,已經26歲的他,是碩士班四年級的學生,目前自己在兼家教賺錢,維持生計,自己一個人在台北念書,很喜歡現代詩,也很醉心於古詩詞的典雅秀美。他時常朗誦詩詞給我們聽,在讀詩的過程中,他會帶入許多情緒成分,補充許多詩詞的背景、作家的生平,讓我們聽得如痴如醉,彷彿被帶入了那個詩中的世界,充滿了畫面感。

與你相遇實在幸運

一個喜愛文學的男孩,長得斯文白淨,身材高挑,永遠那麼整齊乾淨、親切有禮,然後溫柔的、緩慢的念著詩句,再從詩句、賞析、帶到人生視野、談女性主義、談性別解放、談社會運動、談同志平權……我沒有遇過這樣的教學啟蒙,因此對助教產生了極大的好感。

期中考過後,老師給了助教一筆錢,讓助教代替老師請大家吃下午茶,助教就老實不客氣的訂了豐富好吃的點心餐盒,跟大家到醉月湖邊去品茶、品咖啡。

還記得,那時助教學長跟大家打成一片,在草地上玩飛盤、傳丟球,玩鬼捉人的時候,同樣跟我一樣來自大陸的一個女生就在眾人起哄下問了一個問題:「助教啊,你知道班上有許多女生都仰慕你嗎?想知道一下,你喜歡的女生是什麼類型的啊?」

我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台灣女孩太害羞,或者是覺得這種私密的事情不需要也不必要在眾人面前開口。但我也頗為好奇,所以靜靜的準備聽助教怎麼說。

助教微微笑了一下,輕咳兩聲,清了一下嗓子:「其實呢,問助教學長這種問題,是很不合適的,我再怎麼樣也是學長,現在在帶你們這堂課,問這種問題,好像有點性騷擾喔……」眾人聽了大笑,連班上幾個男孩子也跟著笑鬧著。

然而,話風一轉,助教正色說道:「不過,我自己對女孩子沒什麼特定的喜歡類型,這幾年,我自己的重心也不在要不要成家之上,喜歡一個人,不見得要在一起,有些時候,兩個人明明喜歡,也未必能在一起。特別是我們的社會,對於許多性別認同少數,更是用盡各種明擺著的歧視,讓他們不能成家……,想到這裡,說實在的,我也並不覺得,交往有什麼未來性。當然,我願意為了這些性別少數族群奮鬥、為他們發聲,但是這整個社會的歧視和汙名,讓我覺得,把握當下,慢慢去經營人與人之間那種最珍貴、重要的關係,給出我們稀少的、僅有的時間,這樣的感情,才會讓我們在未來幾十年匆匆的人生裡,都覺得溫暖。」

好多女生都失戀了

那場下午茶聚會,怎麼結束的,我已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但助教的話,卻一直留在我的心裡。(好啦我承認,其實是班上有女生偷錄影,所以我才能記得這麼牢)

慢慢的,我們了解到助教在性別認同上,是位男同志。班上幾位女同學頓時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說:「好難過喔,我失戀了。」但我卻意外的有種更美妙的喜悅感覺,哇,原來這麼親切可愛的男生是位同性戀,這反而讓我更喜歡他了。這樣的喜歡,還是喜歡,雖然有點酸酸澀澀的,但卻,溫馨可感,終始留在我心裡。

雖然我也失戀了。嗚。

(涼山zhe/泉州)

#助教 #同志 #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