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有人又開始呼喚「反媒體壟斷法」,拜讀吳戈卿在時論廣場的大作〈MOD大象轉身〉引人思考:台灣媒體如何被壟斷?MOD又能扮演什麼角色?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反媒體壟斷法」草案預計6月公布,不過因反媒體壟斷運動走紅、進而當選立委的黃國昌仍批評反媒體壟斷的修法毫無進度,「NCC一直拖延,讓人無法接受!」

NCC在6月提法案會不會太晚,可以公評。不過立法委員顧名思義,工作就是立法,所以包括黃國昌委員在內,朝野立委也應該努力推動自己提出的媒體改革法案,因為包括NCC等政府行政部門在修法時,完全沒有表決權。

在為台灣媒體開出反媒體壟斷的藥方之前,應該先幫台灣的媒體進行健康檢查,才能知道有沒有病,以及病在哪裡。

台灣的媒體問題是壟斷嗎?學過經濟學的人都知道,壟斷的定義是市場中有業者大到可以操控市場的價格。台灣大學的張錦華教授曾經引用《大英百科全書》對壟斷的定義撰文強調:市場內沒有替代選擇的供應商、產品,或是服務供應由一家或少數公司擁有,因而造成壟斷市場者有權威制價的可能。可見對於壟斷的定義,不會有不同的看法。

過去主張反媒體壟斷的人,主要批評的都是有線電視的系統業者,因為能操控頻道的上下架,擔心這樣可能會威脅包括新聞在內等頻道的言論自由。這種擔憂的關鍵其實是出在頻道的上下架欠缺公開透明的機制,跟壟斷無關,即使沒有壟斷也可能存在。

現在NCC已經開放有線電視跨區經營了,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的競爭相當激烈,頻道業者可以選擇上架的平台多了;除了有線電視,還有中華電信的MOD;在網際網路時代,具有替代選擇的網路平台更多,所以台灣的媒體問題當然不是壟斷。

台灣媒體沒有問題嗎?絕對不是,有線電視現有的代理結構怎麼改革,就是一大重點。另以中華電信MOD來看,過去有力人士及特定業者長期掌控了上下架的權力,造成MOD不能健康發展,以致無法跟有線電視競爭。問題的背後牽扯許多政治權力,這也應該是改革重點。

台灣媒體更大的病症,當然是沒有能生產出更多像《通靈少女》這樣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影視內容。NCC現在開出提高節目自製率的藥方,固然引起一些質疑,但是起碼看對了症狀所在。當媒體市場早就已經網路化、國際化,比起所謂的反媒體壟斷,對台灣媒體的思考重點自然更應該要放在提高競爭力。

(作者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媒體壟斷 #ncc #m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