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法治,是指人民的權利與義務須由法律規定,法律的制定須經人民同意,國家機關須依法行政,若非根據法律,不得限制人民的權利或課以人民義務。法治理念已深植台灣人心,成為價值觀重要環節。不過近年來台灣民粹高張,行政、立法與司法三權不能有效相互制衡,形成「有法無天」狀態,並未完全落實法治。大陸近年來開始強調依法治國的重要,可是從台灣人的眼中看,「依法治國」與「法治」的內涵似乎截然不同。不少人認定,大陸依法治國只是政治宣傳,實際上仍然以人治為主。

依據中國共產黨十八大會議文件,中國特色法治主義道路的核心觀念,基本架構是「三統一」,亦即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的統一。三者如何實現統一?具有大陸官方背景的權威學者解釋如下:「共產黨運用憲法所賦予的權力,通過權力機關來實現對國家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的領導本身,就體現了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的三者統一;……共產黨既在法律之中,也在法律之下,還在法律之上。」解釋堪稱精妙,甚至突破了中文語法的極限,但我們仍然不能明白這三者之間的關係到底如何?

實際上,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就像是兩個木造房子,黨的領導則是這兩個木造房子的屋頂,關鍵是黨的領導太過強大,屋頂是鋼筋水泥造的,底下的木造房子承受不了,所以發生了扭曲。中國共產黨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決定通過加強依法治國的作用來撥亂反正;但這並不代表中國將改採台灣普遍接受的西式法治理念。

中國仍然是一個保有人治色彩的社會主義國家,如果不帶成見去理解「三統一」,則其內涵更接近於:「中國共產黨是通過為人民服務而讓人民有當家作主的感受;由於認識到沒有節制的人治可能帶來的獨裁風險,以及科學的發展觀對建設國家的重要性;所以一個能在法律之上的政黨,願意把自己放在法律之下,認真的學習與實踐所謂的依法治國。」就台灣而言,恐怕仍然難以明白,誰來決定黨的權力應放在法律之下,什麼時候又回到法律之上。

不過,如果回歸身為「人」的基本思考,政黨的目的是為了要給老百姓帶來幸福的生活,制度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如果事實證明,具備高明節制機制的人治更能夠給老百姓帶來幸福,那麼人治就絕不是一件需要遮遮掩掩的事情;關鍵在於要如何約束人治,使其不變成「獨裁」或是出現「懶政」。台灣號稱法治,但執政當局依然能夠利用法治的外衣,以轉型正義之名,遂行政治復仇之實;恐龍法官天怒人怨的判決也層出不窮,就說明了法治不一定可靠。相較於具備高明節制機制的人治,別有用心的法治,很多時候反而隱藏了見不得人的企圖及執政失敗時政治責任的閃避。

中國共產黨長期在各級黨小組或黨支部內推行「保先教育」,以保持共產黨員的先進性;實施「兩學一做」,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召開「民主生活會」,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以確保共產黨能夠與時俱進,不斷提升執政水平。共產黨善於集中力量辦大事情,以相對較小的成本換得巨大的建設成果,從而造福所有的老百姓,大陸的高鐵建設,就是其中一例,這就是「賢能政治」的獨特優勢;經歷過蔣經國領導的台灣人,對此應不陌生。不過,聖人的德行值得學習,但不應作為考核幹部的標準,泛道德主義政治流弊甚多,中國歷史殷鑑甚多。對幹部的考察與監督,西方國家有許多先進的經驗可以幫忙。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不過短短30年,中國就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今天的中國,完全可以具備實事求是的底氣與信心,對中國式制度的升級,抱持著更謙虛與更開放的態度;我們也堅信,這必然是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重要路徑與保證。與此同時,台灣對大陸的「賢能政治」體制,也應當抱持著開放的態度給予客觀評價,並自我反省。

#法治 #賢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