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貢獻台灣著力甚深,廈門文博副研究員胡漢輝為文撰述劉銘傳生平及軼事,從不同角度認識這位台灣抗法英雄。

畢乃爾哈哈大笑說「這是西方最新式的後膛快槍,只要一扣板機,子彈就出膛把人殺死。」從這以後,劉銘傳信服了西方的先進文明,也信服了自己的洋教官。

劉銘傳出生於1836年。字省三,安徽省合肥西鄉人。劉從少年時期就武藝出眾,見義勇為,放浪任俠。敢做別人所不敢做的事來。劉銘傳從小就視生他養他的故鄉為聖地;認為這聖地神聖不可侵犯的!這也是後來臨危受命到台灣抗擊法國人,保家衛國特殊性格元素做了預先鋪墊。

不久,當時撚軍、太平軍入晥寇擾合肥地區,盜匪蜂起時,為了避免仇家尋釁,他就組織鄉團練,並身先士卒,勇敢善戰著稱。安徽巡撫福濟以他為前鋒,攻六安、正陽關等城鎮。因戰功赫赫,劉被保舉為千總。

處處以自我為中心

曾國藩對李鴻章說,劉銘傳英武豪壯,今後可以大用矣!後來實踐也證實,劉銘傳的性格組合元素,和李鴻章有驚人的相似。尤其是劉自幼受儒學影響不深,最能接受西方新觀念。接受西方現代武器在戰爭中之作用並運用到「銘」軍之中,讓銘軍如虎添翼!使銘軍在淮軍中成為當時中國最精銘最現代化的軍隊。

劉銘傳是未來不可多得的名將,但是李鴻章卻從他身上看到了曾國藩的影子一一自視其高,處處以我為中心!這樣的人,如任其發展,將來於國於私都都不會有好處。在上海虹橋一次偷襲太平軍行動中,李鴻章故意把劉銘傳調到一個由湘軍組成的敢死隊當隊長。劉銘傳不願意,李鴻章勃然大怒,以違抗軍令罪欲推出去斬首!

許多將領極力為其說情。最後李鴻章才語重心長地斥訓他:「沒有湘軍,怎能有今天的淮軍?四海之內皆兄弟,一個指揮官,如果不善於運用全域兵力,怎麼打勝仗?」

李鴻章這一席話,讓劉銘傳銘記心中。22年之後在台灣基隆、淡水與法軍作戰,善於運用全域兵力而戰勝入侵者。

1862年春天,劉銘傳和他的「銘軍」從安慶乘「火輪」到上海。長江上的帆船必須靠風向、風力來決定行駛速度。而他所乘的火輪中央的大煙囪不停地冒著大煙。輪船突突突一地快速向前行駛,把大江的大山不斷地拋在後面。

爐房內,汗流浹背的工人,迎著熊熊火焰,把一鏟鏟黑煤拋入爐裡。他驚訝地問司爐,這一鏟一鏟黑煤和這大火是幹什麼的?

司爐看了他一眼說:「這是餵火輪的飯啊!餵飽了,火輪才能前進呀!」……但是,他聽不懂。

這種物理動力現象,對於一個安徽農民是一個天大的謎!但是這一切,確實讓他眼界大開。他明白了,外面的世界很精釆--安徽傳統的鋤頭,是安徽永遠落後的根源。

李鴻章把一個名叫畢乃爾的洋教官介紹給劉銘傳。他對畢乃爾說,如果論拳腳武功,十個畢乃爾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如果論近代化和槍法、火炮操作以及「洋活」等等先進技術,你必須虛心向畢教官學習!就這樣,畢乃爾收劉銘傳為弟子了。而劉銘傳卻是因為李鴻章的面子才懇拜畢乃爾為師的,他認為這洋鬼子有什麼了不起!

一個風雨之夜,太平軍的敢死隊前來偷襲。這時,左營被燒,火光沖天!駐紮在右營的畢乃爾和另外一教官聽到喊殺聲,立即起身揣槍欲往外沖。劉銘傳一把拉住畢乃爾,趕緊熄滅燈火。只見他手拿一砍刀,對教官說:「這叫聲東擊西,意在主帥!」畢乃爾用夾生的中文問:「誰是主帥?」「你是主帥,他們殺了你,淮軍失去教頭,這樣淮軍今後就沒有實力和他們較量!」

殺喊聲一陣比一陣激越,劉銘傳帶著兩個洋教頭從左側帳門撤出,靜伏在帳外壕溝裡等待動靜。不久,四名黑衣殺手衝入畢乃爾帳的正門。他們搜索片刻,知道中計,正急忙往外撤。只見畢教頭手持一把後膛槍,衝入帳內,彈無虛發,擊斃了四名殺手。

劉銘傳看著畢乃爾手中槍火光一閃,對方倒下一個,火光再一閃,又倒下一個……這比他手上的大刀快好幾倍。真的太神奇了!他問畢教頭:「你這什麼玩意?比我的刀快?」

信服西方先進文明

畢教頭莞爾一笑說:「這叫西方文明!」劉銘傳楞楞地問:「文明是什麼槍?」畢乃爾哈哈大笑說「這是西方最新式的後膛快槍,只要一扣板機,子彈就出膛把人殺死。」從這以後,劉銘傳信服了西方的先進文明,也信服了自己的洋教官。

淮軍訓練營裡,這些安徽來的鄉下佬,不怕打仗不怕死!他們最怕的是佇列操練。因為一上操練場,身體必須筆直筆直地站立幾個小時,而且還要用洋文操練。

喊錯了不要緊,最難受的是要挨教官的拳頭,更難受的是要進行「單兵訓練」。劉銘傳很生氣!但是只要開頭一個喊錯,整個隊伍行進口令就會全錯!劉銘傳說:「以後以我為主,我喊什麼,大家跟著喊就行了。」就這樣,整個訓練場開始步調一致,囗令聲整齊劃一。(待續)

#劉銘傳 #抗法 #先進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