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初戰告捷。但劉銘傳知道,孤拔絕不會就此甘休。

劉銘傳命令左岸曹志忠還擊!曹的副手姜鴻勝指揮炮手在飛揚的炮火中測距、搖仰角、瞄準、填彈藥包……這時,一炮手被飛來的彈片割飛腦袋,鮮血飛濺……姜鴻勝衝了過去,抱下那瞄準手的軀幹,親自拉繩發炮。

姜是淮軍將領,如此臨危不懼,讓曹志忠很感動,他大聲鼓勵炮兵英勇殺敵,絕不後退!姜鴻勝旁邊的一炮手全神貫注地測試與敵艦「加利桑尼亞號」的距離、拉繩,發炮,一炮擊中該艦的桅檣,剎那間,敵艦火光沖天!

■劉銘傳親自上火線

姜鴻勝與左右兩炮齊發,打中「加利桑尼亞號」的裝甲室的牆上,其中兩彈嵌入木制墊板上隨後起爆!……又有一彈打穿船壁炮門下的鐵甲,使炮箝凹陷,炮彈留在孔內,可惜炮彈沒爆炸,否則必被重創!

「加利桑尼亞號」被連續而來的炮彈打懵了,頓時不知所措!劉銘傳手拿洋教練畢乃爾送給他的單筒望遠鏡,看得真真切切,他麻臉通紅,看到炮台士兵如此英勇頑強,精準發炮殺敵,興奮地從掩體中躍起,衝向炮位,冷靜沉著地鼓勵炮兵再創戰績。

曹志忠、姜鴻勝看敵炮彈如雨橫飛,拖著劉銘傳下陣地。姜鴻勝哀求劉銘傳:「你下火線,由我操刀!」劉銘傳說:「在畢乃爾眼裡,我是個火眼金星,我技術不比你倆差;再說了,殺敵立功,官兵平等,怎麼官大就可以下火線?……難道我的士兵的命不是命!」

炮台士兵確實讓劉大帥所感動,他們高喊:「不怕死,不怕強敵,開炮!」劉銘傳又從望眼鏡中看到費勒斯號中彈燃燒……他聲嘶力竭地學著畢乃爾:「OK……OK……打得太好了!」時過不久,海面上的敵艦已經回過神來了,他們集中炮火向左岸炮台襲來。

劉銘傳召來曹志忠、章高元、蘇得勝諸將領問:「多少官兵傷亡?」回答:大約80多人。劉銘傳說,按第二作戰方案,放棄炮台,誘放陸戰、巷戰。利用我們的優勢,誘敵深入,分割殲之!

炮兵陣地剛剛放棄,左岸的彈藥庫就被擊中,爆炸聲和火光沖天而起。曹志忠按劉的命令,把部隊轉移到制高點的後山裡。第二天早上,法海軍陸戰隊進攻曹志忠營,曹志忠讓他的親兵王三星出衝,佯裝與敵決一死戰,然後隱入山林……法軍乘勝追擊……

劉銘傳見敵已經按照自己設計的步伐走,隨即命令章高元、蘇得勝率兵襲法軍的東側,隨後命令鄧長安率親兵突襲敵西側;王三星透過叢林,看到左、右法軍被打蒙了頭,隨即從叢林躍出,和他的快槍隊,一槍擊倒一個。這時下起了大雨,劉銘傳讓傳令兵對曹志忠說,儘快率兵往市中心北部集結,關起門打狗。

費勒斯號的海軍陸隊5日下午匯工兵水雷隊炸毀山上炮台大炮和堡壘之後,準備紮營,雅格米埃上校的作戰參謀告訴他,劉銘傳的士兵善於夜戰,如果襲營,後果嚴重,不如乘天未暗下山與友軍在市區匯合。雅格米埃善於長途奔波作戰,因此就下令下山。

當晚,雅格米埃80人的部隊就住在山下的一破廟周邊。作戰參謀把二門小炮架在廟門外預防不測。天還沒亮,大雨滂沱……中午時分,,南邊槍大作!雅格米埃按兵不動。

就在雅格米埃擅自從山上撤回市區不久,「魯丁號」和「拉加利桑尼亞號」的兩支陸戰隊遭重挫之後,也想往山下撤。恰在此時,接到孤拔的指令:火速趕往基隆市區,殲滅劉銘傳的指揮部。於是,兩支陸戰隊迅速趕到基隆市區。法軍剛剛到街南,就遭到阻止,但是很快就被法軍打敗了。於是,法軍兵分兩路,直插市中心……

此時,山上的法軍工兵隊和水雷隊,發現清兵正從東、西南方向向市中心包圍過來,一個名叫赫雷的水雷兵上尉大聲地叫喊著:「朝北邊撤退……朝北邊撤退!」但是,山下的法軍什麼也沒有聽見。精明的雅格米埃感到異樣,就從廟裡衝出來,他看到山上有法國兵用手旗告訴他往北邊撤……他轉身一看,清兵已經成群結隊向他衝來!他讓士兵拖來小炮,朝蜂湧而來的清兵開炮。

這時,劉銘傳、曹志忠趕到,看到敵人炮火很猛,他讓曹志忠給他一支德國造的長管槍,咔嚓兩槍,把前面的倆個炮兵幹倒了,曹志忠乘勢發起衝鋒;雅格米埃絕命逃遁……

■殘酷戰爭還在後頭

當他們衝到一幢殘樓的騎樓時,一個受傷的法國兵爬到一門小炮後面,欲拉炮繩,劉銘傳眼快手快,一槍擊斃了他。然後後轉動炮口,拉繩射擊,一炮打中幾名後撤的法國兵。

曹志忠一躍衝了過去,抱住劉銘傳,萬分激動地說:「劉公真神人也!」一個原本湘軍的將領,被劉銘傳英雄善戰並處處身先士卒榜樣所打動。

劉銘傳於1884年8月6日奏報清廷稱:「此役,擊倒山顛擁纛之法酋二人,與山下法兵頭一人。敵軍大潰。我軍一鼓登山當破敵營,奪繳洋槍數十捍,悵房十餘架,並繳其二纛,斬首一級。探報法兵傷亡百餘人。逐北至船邊始返。我軍傷亡才數人。二纛者皆國徽,尤為萬國行軍所大恥。」基隆初戰告捷。但劉銘傳知道,孤拔絕不會就此甘休。更殘酷的戰爭還在後頭!(待續)

#劉銘傳 #抗法 #先進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