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三讀通過攸關年金改革的《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並通過多項附帶決議,要求行政、考試兩院盡速修法,讓各職業類別受雇者育嬰留職停薪期間保費改由政府負擔。相關議題也引發職業衡平原則與信賴保護原則的權衡考量爭論。

有關育嬰留職停薪期間年資問題,三讀條文明定,公務人員育嬰留職停薪期間年資可累計,但年資採計提繳之費用,必須由公務員全額自付。此一條文的制定似奠基於職業衡平原則,然而有悖於鼓勵生育的當前政策目標;執政黨團乃提出附帶決議,要求行政院及考試院相關部會,應盡速研商提出《性別工作平等法》、《公教人員保險法》、《勞工保險條例》與《軍人保險條例》等相關修法。

雖然附帶決議及相關的備查意見僅具建議性質,卻會形成社會輿論與政治承諾之壓力。依《預算法》第52條解釋,基於附加條件或期限屬於附款之類型,乃應隨主意思表示而存在,故附帶決議其內容應排除附加條件或期限。由於效果僅由「各該機關單位參照法令辦理」,不得逾越法令之範圍,而僅屬建議性質。是故,此一排除附加條件或期限的附帶決議其效果不僅難以約束行政院及考試院相關部會,相關修法作業更可能曠日廢時,更可能造成日後相關條例訂定時衍生更多政治爭議。

基於《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相關條文,涉及到溯及既往及信賴保護原則的爭議,其非僅涉及行政及立法權之間的權限畫分,且亦具有相當程度的社會爭議性,宜由行政及立法機關協商解決,或於立法院制定法條過程中做出明確規範。

表面上,公務人員的年金改革已修法通過,但其實還有不少爭議讓退休及在職的公務員都心生不平,後續也還有教師、軍人及勞工的年金改革須進行修法,如果行政院希望可以根本解決爭議,應該有勇氣就相關疑義聲請釋憲,讓軍公教年金改革紛爭能一勞永逸。雖然法令通過後必須實施,但至少政府願意提起釋憲的誠意應可獲得軍公教人員的心服。

此次公務人員的年金改革被視為是依執政黨之意所進行的,在野的國民黨團要求朝野應共同提請大法官會議釋憲,但此一附帶決議經表決後遭否決,不過已有公教人員醞釀自行提起釋憲,基於社會氣氛及政治情勢,其實總統府及民進黨黨團也應該考量,將相關議案送交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進行釋憲,釐清年金政策的政治理路,或許才能根本化解日後社會的抗議事件,從而防杜社會資源耗損,乃至族群對立的紛爭。

(作者為國立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

#年金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