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屆國際中樂指揮大賽17日在香港畫下休止符,台灣青年廖元鈺、曾維庸大放異彩,囊括前兩名,寫下台灣國樂的嶄新扉頁。綜觀整個國際中樂指揮大賽的籌辦緣起以及它所發生的影響,恰好說明海峽兩岸可藉由「文化共同體」的塑造,來化解部分台灣民眾對兩岸統一所抱持的恐懼與拒絕心態。

連結華人文化認同

共同體的概念,日前大陸政協主席俞正聲應用在他所提出的「命運共同體」,當中自然涵括「文化共同體」,後者依託在所謂「中國性」的認同上。儘管「中國性」的確切內涵眾說紛紜,但就實證而言卻毫無疑問,舉世承認中國文化具有可清楚辨識的特性,而國樂團就是最好的例證,它的藝術主體建立在中國含納的樂器系譜上,也呈現堪與西方交響樂輝映的美學。不管它在新加坡叫做華樂團,在台灣叫做國樂團,在香港叫做中樂團,在大陸叫做民樂團,無疑都是「中國性」的體現。

作為「中國性」的濫觴之地,大陸藉此連結全球華人的文化認同,中樂指揮大賽做了絕佳示範。這項比賽由香港中樂團音樂總監閻惠昌發起,前兩屆賽事中,台灣參賽者均鎩羽而歸,無法躋身決賽。但閻惠昌連年在台灣舉辦指揮研習營,提供新秀學習茁壯的機會,終於開花結果,進而讓他們擁有施展身手的舞台,尤其本屆準決賽名單中,竟有半數出身台灣。

台灣青年在賽事過程中,與大陸、香港參賽者一起互動聯誼。這個平台給了他們榮耀與肯定,讓他們的職業生涯踏出成功的一大步。由於台灣機會有限,這些青年未來生涯勢必寄望於廣大的中國民樂市場,比賽獲獎提供了進軍大陸的契機,讓他們的藝術生命與內地產生更緊密的連結,這種「文化共同體」的力量必然壓過台灣政客對兩岸血脈歷史的蓄意切割。

此外,大陸前文化部長蔡武首度訪台時倡議兩岸簽署《文化合作協議》,就有助於打造「文化共同體」,不料國民黨瞻前顧後,大陸也緊守意識形態堡壘不容越雷池一步,兩岸無法凝聚北大學者向勇所提出的「文化統合共識」,到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印刷出版業引爆太陽花學運,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台獨力量趁勢復甦,文化合作議題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今兩岸政府關係倒退回李扁時代,但大陸可直接啟動「文化合作」,包括引進文化創意產業人才,擴大舉辦「中樂指揮大賽」這類活動,對待台灣文化工作者,均應一視同仁比照國民待遇,比如文化部所屬的「國家藝術基金」開放台灣藝術界申報補助項目,協助他們在大陸的耕耘發展。大陸推動的「文化惠民工程」,既然屬於公益型態的美育,不妨把台灣團隊納入合作採買範圍,藉此深化兩岸的融合。

瓦解綠營文化台獨

大陸中央擁有許多政策工具,均能有效塑造兩岸「文化共同體」,而且這不是單方受益,台灣文化藝術所展現的創意能量,有助於大陸整體文化產業的水準提升,情形如同早年改革開放,台灣廠商帶來資金、人才與先進的管理制度,一起推動大陸經濟建設。「中樂指揮大賽」印證台灣文化發展有其可取之處,否則不會擁有這種競爭力。

一個2300萬人口的小島,栽培出林懷民、朱宗慶、侯孝賢、楊德昌、李安等享譽國際的大師,大陸主動把台灣納入文化共同體,絕對互蒙其利,民進黨所操作的「文化台獨」也必然隨之瓦解。

(作者為前中華文化總會副祕書長)

#文化 #懼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