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和印度都是金磚國家,每一次金磚峰會的時候,中、印兩國領導人都會水乳交融般、堆滿笑容地握手擁抱。但當雙方碰到邊界衝突時,這個笑容還能維持多久?

從6月開始,中、印兩國就因中國在藏南洞朗修建公路而爆發衝突。洞朗位於中國、不丹、錫金的交會。由於中國與不丹的邊界談判一直沒有談完,因此若說因修路而發生衝突,也是中國和不丹之間的衝突,但印度卻宣稱代表不丹而強行介入,與中國發生衝突。

洞朗地區有非常重要的戰略位置。因為印度東北7邦,就靠一個雞脖子一樣的狹長走廊與印度本部相連。這條西里古里走廊只有20公里寬,而洞朗到西里古里只要幾個小時。如果洞朗的公路建好,一旦中、印生戰,中國可以由此運兵一下子扼住印度的咽喉。這是印度過去幾十年一直阻撓中國與不丹達成邊界協定的原因。

邊界衝突讓雙方劍拔弩張,都往邊界增兵,中國也在邊界進行演習。中國認為自己是在中國境內修路,在「理」字上站得住腳,印度則從「力」的角度思考,認為這是中國對印度的威脅。尤其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提出後,中巴經濟走廊成為旗艦工程,巴基斯坦也因為有中國撐腰,時時對印嗆聲。今帶路倡議又將輻射到不丹、尼泊爾等印度周邊小國,更讓印度如芒刺在背。儘管北京一再強調,一帶一路是倡議,不是戰略,但印度哪裡會理會這些文字的修飾?於是這一陣子我們看中、印邊界的對峙,也看到印、巴之間因喀什米爾問題再度駁火。

這個衝突也燒到了中東。這個月4號,印度總理莫迪到以色列訪問,成為第1個到以色列訪問的印度總理。印度在中東問題上一向非常謹慎,而且態度上都支持巴勒斯坦:她支持巴勒斯坦建國的兩國方案、對巴勒斯坦政府提供援助、在約旦河西岸拉馬拉也派有外交代表。所以儘管和以色列在1950年就建交,但小心翼翼不願激怒穆斯林國家,一直到1992年冷戰結束後才和以國發展出全面外交關係,印度總理也從來沒訪問過以色列。

可是莫迪卻改變了這個傳統。表面上的理由是印度已有能力在以、巴之間維持平衡,但真正的理由當然是軍售。面對中國的威脅,以及自己內部充滿民族主義的企圖心,莫迪上台後乃努力擴張軍備。印度與以色列之間的軍火交易,從2015年的2億7600萬美元成長到2016年的5億9900萬美元,漲幅為117%。以色列的武器出口,48%到了印度,占印度武器進口的24%,成為僅次於俄羅斯的印度武器進口國。

印度往以色列靠攏,雖不致激怒整個阿拉伯世界,但巴勒斯坦的不快是可以預期的。中國這時出手,就在莫迪訪問以色列後2周,習近平18日在北京會晤了來訪的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習近平向阿巴斯表示支持,並願為中東和平做出努力。於是中、印較勁也輻射到了以巴衝突。

在這個氛圍下,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將在本月27、28兩日到大陸出席金磚國家安全會議。9月,金磚國家峰會也將在中國舉行,習近平與莫迪有機會再次握手言歡。在這之前,雙方如何降低衝突,雖治不了地緣政治戰略緊張的「本」,但能否治得了邊界劍拔弩張的「標」,讓兩人握手握得更為自然,成為我們觀察的重點。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金磚國家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