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前在美國一個專門討論安全議題、叫作Cipher Brief(密碼簡報)的網站上,讀到了曾在中央情報局服務32年、最後在主管情報的副局長職位上退休的麥迪娜(Carmen Medina)的獨家專訪。她在被問到美國是否正在衰落時,不但給了正面的答覆,而且說美國最好不要像一個上了年紀的美式足球四分衛那樣徒然拚力最後一搏,也不要像100年前的沙皇俄國那樣派出波羅的海艦隊繞行大半個地球,結果3小時就被新興的日本艦隊擊潰。她建議,美國當前最該做的就是「教導」(mentor)崛起中的中國如何扮演好領導角色;而川普現在放棄美國在自由貿易及氣候變遷上的領導地位,正好給了北京一個磨練領導力的機會。

我們一路上就此說法請教了好幾位前官員及智庫專家。他們均迴避「美國教導中國」的新穎見解,但都不否認美國力量正在衰落的事實。其中有人加上兩個但書以稍微緩和悲觀氣氛:一,美國的衰落目前只出現在聯邦層次,地方政府仍然強勁有力。二,此趨勢或許仍可逆轉。

審慎悲觀或有道理,畢竟過去幾十年美國內部曾經出現過多次唱衰自己的論調,每一次在學術及輿論界都激起很大的回響。譬如,越戰結束後、「日本第一」浪潮席捲全美時,以及金融海嘯後,全美都曾瀰漫一片悲觀情緒,久久不能自已。後來事實證明,美國身為全球唯一超強的地位並沒有動搖。她的綜合國力以及全球性的實質影響力依然無可取代。

若干年前筆者曾應邀參加一場針對此一議題的國際筆談。參加者來自數十個國家。筆者當時指出,美國人口數量在發達國家中難得地仍在成長,人口品質也穩居前端。經濟成長雖不如中國大陸,但仍領先許多先進國家。美國雖然債台高築,但從來不缺錢用。除了可以自己印美鈔外,全世界的「髒錢」還都躲到美國,因為那裡最安全。最重要的,她的科技水準始終遙遙領先世界各國,多達3/4的重大突破都在美國發生。美國的基本面既然如此強勁,她縱然一時失足,終究還是會站到浪頭上的。

最近幾年筆者的信心開始動搖。原因不是一般所說的「中國崛起」,而是美國自身的因素。2008年的金融海嘯已先重創了美國的全球地位及形象。國內由來已久的貧富差距又一直沒有緩和,反而變本加厲。美國社會明顯開始分裂、解構、重組。政黨也開始惡鬥,其中,共和黨越來越右傾,而民主黨越來越左傾。兩黨的中間溫和人士變得越來越孤獨,跨黨派合作的空間也越來越小。

美國的制度設計本來就是由下而上。這種經濟社會與政治的分裂,不可避免地反映到去年的總統大選上,導致政治素人川普的出線。這結果不但沒有改善,反而還強化了正在進行的分裂趨勢,顯現在川普總統的新政上,我們就看到每天都在上演的惡鬥戲碼。而行政與立法工作則嚴重怠惰。

與台灣較相關的是:川普上任已經6個月,任期過了1/8,但政府高層570個職缺竟然只有不到1成就任。國務院與國防部的東亞相關主管全部從缺。既然該負責、能負責的政務官都沒有到位,而政府最高層又分成「親信派」與「主流派」,美國就很難進行跨部會、跨國界的協調工作,以處理像北韓這樣的宿疾。當然也很難想像美國能在某地區(如台海)爆發危機時積極應變。

內部的失序及失志反映在國防上,問題已很嚴重。數月前美國3個軍種的首長到眾院做證。陸軍承認現有58個戰鬥旅中只有3個能夠「今晚就上戰場」;空軍戰機一半以上不能起飛,因為缺飛行員或缺料;海軍則處在歷來戰艦最老、最少的時期。

不管美國已陷入較長期或僅短期的衰落,我們可以確定的是:今天的美國根本自顧不暇。那些為了反中而把希望寄託在美國援助的人,是否要好好再思考一下?

(作者為台北論壇董事長、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