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加上中國夢的推波助瀾,四書五經、孔孟老莊等國學經典成為兩岸四地的新寵,國際上也趨之若鶩。然而,最近孔子學院在海外接二連三受到挑戰,顯示我們如果仍執迷於研讀和傳播古代經典的老方法,不加善用現代科學的實證精神和批判思維,去粕存精,轉化經典,國學恐難獲得世人應有的肯定。

人類的歷史及學術都經一連串的變動、挑戰、變革和興替,才能有所成長。我們現在對於國學的研究絕大部分仍停留在傳統的文字訓詁階段,而且照章全收先人詮釋註解,忘記天地間一切事務必然是「變動不居」。西方學問視理論只是科學對於當時所知事實和相關內容之間暫時性的解釋。我們如果把諸子百家引為顛撲不破的真理,這是東西雙方對學問和經典看法的最大不同。

以經典之首的《易經》為例,變易是其中所談的最主要話題。三千年前的時空因素和現代當然大不相同,特別是十八世紀以來資本及社會主義的顯著變動,必須從原來古人著重的天道,也就是外在環境的變動,轉移到重視人道,尤其是人的心理層面的變化。這種事實的需求隨著科技的發展愈益迫切。

腦神經科學、認知心理學和行為經濟學近廿年間對於投資學、行銷學、經濟學、社會學、政治學,乃至公共政策都產生巨大的影響,其中最顯著的關鍵在於科技的進步,讓人們不再只看到人們選擇的結果,而開始能夠經由「可測量的訊息」,洞悉人們情緒、感知、偏好、厭惡、獎賞等一連串心理因素對決策過程的影響,知其心情變化以及成因,進而推斷某些事件對未來可能的趨勢和影響。

《易經》對於事件和行為的評估,是依據時勢位情的全面觀和乘承應比的互動關係加以分析,並用正、中、和德行為評價體系,判斷當下及未來的發展。其斷事之辭按事情發展好壞之程度之不同,而有卦辭和爻辭對事情之吉凶所下的斷語,共分吉、亨、利、无、咎、悔、吝、厲、咎、凶等九個等次,而對於理智的選擇也有貞、評、比之別。

但現代科學講求的可測量及可評量的訊息是超越個人的內省觀察和主觀經驗的,它的思辨過程也無法僅僅透過和古代西方先哲的比較,而必須拿出實証的研究為依據,才能讓現代人重演信服的理智歷程。這是國學今用的嚴肅使命,不能用「人類思維是殊途同歸、現在是過去歷史的翻轉」,這種偷懶的推論來作敷衍。

神經經濟學運用科技和科學的發展歷程十分值得國學研究者借鏡。新古典主義描述了一系列現象。這些現象對於理性選擇行為及選擇在市場活動中的聚合至關重要,但本質上,它只是心理層面的表述。古典經濟學的世紀難題也在於如何從「可觀測的選擇中推斷不可觀察的偏好」;因此,人人都夢想能夠擁有可從物理和生理信號來研判價值的工具,以確立有說服力又有影響力的公理模式。

行為是指其他人可以直接觀察到的你的動作,心理是指人們私密的思想和情感的變化。學術的目標是描述、預言、理解和影響人類的行動和心理過程,系統的觀察只是其中一項基礎的工程。國學既然有相當的領域涉及行為及心理,當然不能只停留在系統觀察而己。

社會科學未來的發展不能只有提出假設,科學的實驗和批判性的辯證是必經之路。認知和腦神經科學借重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造影技術,替神經經濟和行為經濟開出了可實證的假設,以及可以發展成理論的舞台,特別是大腦和決策相關的國際跨領域研究每年都倍數成長,固然有些人仍質疑將訊號檢測引入生理學領域的方法學中仍缺少清晰的理論。

但懷疑是學術、科學進步的必要態度,它的的精髓不只懷疑還有內省、開放、創新和求好。我們對於國學古籍應該引用一切可用的科學方法,來解決它的很難量化的難題。

「通經致用」是學習國學經典的正確目標,正如倫理之用必須從道德的形而上的理想中,經過邏輯推論和實證找到可以超越描述、理解和預言的方法,做為學習、思考、詮釋道德的依據,進而本諸人性提出合乎民情的最佳說服和影響他人的決策;如此,國學才算找到發揮它「通經致用」的正確之路。

(作者分別為臺科大酷點校園董事長、美國加州大學管理教授)

#科學 #國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