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國道警員陳啟瑞的告別式14日上午在新竹市立殯儀館舉行,警政署長陳國恩(左)到場代表頒發行政院楷模獎章,由陳啟瑞的獨子(右)代為接受。中央社記者魯鋼駿攝 106年8月14日
已故國道警員陳啟瑞的告別式14日上午在新竹市立殯儀館舉行,警政署長陳國恩(左)到場代表頒發行政院楷模獎章,由陳啟瑞的獨子(右)代為接受。中央社記者魯鋼駿攝 106年8月14日

上星期國道三號新竹香山路段,發生一起拖板車衝向路肩追撞前車的事故,當時在現場執行戒護拋錨車任務的兩位國道警察,43歲的陳啟瑞當場殞命,26歲的楊于辰雙腳嚴重骨折,顏面重創共縫了400多針。

警消本來就是高危勞的工作,國道警察更是各種警察中最危險的一群,每天都暴露在死亡的威脅中工作,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20位國道警察以生命守護用路民眾安全殉職,其中民國100年12月2日晚,在國三通霄路段也發生5輛小客車追撞,國道員警康志榮站在警車後方,持反光棒警示後方來車,遭小客車高速撞擊,也是到院前死亡。

陳啟瑞殉職後,內政部長葉俊榮在致祭時表示:「對後續撫卹問題將從寬認定」,但是法學教授出身的內政部長的這句話,毫無法律效果,完全是口惠而實不至的空話,因為撫卹的認定權掌握在銓敘部手裡,而且銓敘部的因公殉職審議委員會中,完全沒有警消代表,對殉職的認定一向被認為對警消過分嚴苛,對《公務人員撫卹法》第5條第1項第1款「因公冒險犯難死亡」,堅持要遭遇危難事故,仍奮不顧身執行公務以致殉職者,例如警察緝捕違抗的歹徒、消防員衝入火窟而殉職者。若因執行職務時遭逢意外或危險,堅守崗位不及逃生而死亡,則屬同條項第2款「因執行職務發生危險以致死亡」,康志榮只能算因公死亡。

國道警察雖然隸屬中央,卻是最弱勢的一群。他們在無比惡劣的環境中執法,卻沒有專業或危險津貼,不像刑事警察有5000元、鑑識22000元的專業津貼,國道每個月的超勤津貼是12000元,低於縣市的17000元,更沒有六都的都會加給。行政院僵化地要求取締交通違規現場攔檢舉發件數,除超速違規外,不低於總舉發件數之50%,試想在高速公路車速動則破百,加上車身重量,整體動能可稱移動殺人凶器,執勤的員警幾乎是在鬼門關前打轉,對此筆者曾多次反映攔檢舉發只適合在一般道路的執法,絕不適用於國道執法,但交通部仍然無動於衷!

在國道上執行勤務的交通警察,他們的風險不見得比刑警來得低,如果拘泥於《公務人員撫卹法》的文字,陳啟瑞要被判定因公殉職的可能性不高,如果沒有因公殉職,陳啟瑞還是中學生的獨子,在年改後的新制中確定沒有教育補助費了,到底能拿多少錢?這個問題很多人想要問問最挺警察的小英總統和林全院長,可惜陳啟瑞不是豬哥亮,前天的告別式只有陳國恩署長和警察弟兄深情相送,不見層峰身影。

不是才說要作警察的靠山嗎?陳啟瑞有知,一定憂心忡忡。

(作者為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