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上周發生2004年以來最嚴重的恐怖攻擊。從16日下午開始,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接連在首府巴塞隆納、濱海的度假勝地坎布里爾斯(Cambrils)及鄰近城鎮阿爾卡納爾(Alcanar)發生3起發生恐怖攻擊。其中尤以17日下午恐怖分子駕車在蘭布拉大道來回衝撞路人,導致13人死亡與逾百人受傷最為嚴重。到底我們該怎麼觀察這起震驚世界的恐怖攻擊?

第一個觀察面向是,IS為什麼會選擇西班牙?由西班牙政府下令追捕1名摩洛哥出生的男子,懷疑他就是駕車在巴塞隆納衝撞路人的恐怖分子一事可以看出,歷史與地緣政治是西班牙這次再度成為恐攻目標的原因。西班牙是距離非洲最近的歐洲國家,從西非摩洛哥過直布羅陀海峽就進入西班牙。北非摩爾人在8世紀就在西班牙的安達魯西亞統治了將近800年。這段歷史也出現在IS的宣傳資料中,表示「IS從來沒有忘記過安達魯西亞」。

西班牙現在大約有將近200萬穆斯林人口,但是西班牙經濟蕭條讓很多年輕人變得激進,甚至改信穆斯林。根據西班牙智庫2016年的資料,自2013年以來西國內因從事恐怖主義和聖戰活動而被捕入獄的人中,40.5%是西班牙本國公民,其中67.6%是20歲到34歲之間的年輕人,14.5%是從天主教皈依到伊斯蘭教後,開始從事各類聖戰活動。

所以從地緣政治、歷史與宗教、難民聚居、經濟發展、政治衝突等幾個元素來看,西班牙和法國、英國、德國、土耳其一樣,都可能成為恐怖攻擊的目標。而這幾個元素可以一路適用到亞洲。IS現在大舉進入亞洲,尤其是菲律賓南部的岷答那峨,這就距離我們比較近了,所以不能掉以輕心。

第二個觀察面向是恐怖分子攻擊的方式。這次西班牙系列恐攻,根據西國政府表示,恐怖分子本來還想發動更大規模的攻擊,所以後面應該有綿密的計畫。可是如果我們把歐美其他國家在這段時間層出不窮的零星攻擊放在一起來看,會發現這裡面其實有兩個脈絡。一是1、2個人所謂孤狼型的小型攻擊,一是有組織的,在好幾個場所同時或連續發動的恐攻;脈絡雖然不同,但所用的武器卻有重疊,那就是隨便一輛車子、一把刀就可以被用來作為攻擊武器,甚至連炸彈都不需要製造。武器的平民化,讓反恐專家在事前很難防範,這是目前反恐工作的一個挑戰。

這又帶出了第三個觀察面向,那就是IS對這些恐攻究竟涉入多深?IS已經宣稱西班牙的恐怖攻擊是他們幹的。但是西班牙當局還想弄清楚,究竟是IS派人幹的?是IS指導的?還是支援的?一些孤狼型的恐攻更是如此,雖然IS可能宣稱是他們的戰士所為,但更多的情況是,那些人只是受到IS宣傳資料煽動而發動的攻擊,並非IS有計畫組織或親自下令的行動。這種去中心化的恐怖攻擊,也讓反恐的工作防不勝防。當國際反IS戰爭迭有進展的時候,IS的分裂、去中心化的攻擊,會不會成為新一階段恐怖攻擊的型態?這都很值得關切。

第四個觀察面向是恐攻對歐洲政治的影響。恐攻當然會再次掀起難民政策的辯論,這些聲浪會對西班牙內政造成什麼衝擊?對歐盟又造成什麼衝擊?這也是必須觀察的面向。這四個面向環環相扣,也顯示恐怖攻擊仍然是全球性的威脅,必須嚴肅面對。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西班牙 #恐攻